金色年华
❤❤❤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 ❤❤❤
查看: 2004|回复: 0

谢谢高云凌的剧评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8-2-22 20: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金山 于 2018-2-22 18:49 编辑

谢谢高云凌的剧评
      

    继建东和福明之后,应建东和祖康之请,高云凌拿出了隆重的一张牌——对【陈年旧事】的剧评,或曰影评。这部所谓的剧本,是我在1982年,还是业余的文学青年,想入非非。模仿【大众电影】发表的电影剧本,闭门造车而编创出来的。甚至投过稿,四处碰壁,不得不束之高阁。最近,为了“去产能,去库存”,也为了更新金网的文学专栏,又倒腾出来。晒一晒,也能勾起当年的懵懂的情形。还有【劝君听我奏一曲】,【生活本来是笑模样】,【中间人】等,都是那时的青涩之作。直到1984年,天津【新港】文学月刊,发表了我的应景之作【岗位】,得了170元正经的省市级的稿费。我就不再“爬格子”,转身忙活仕途去了。
    建东和福明格外认真,逐篇看过,给予褒奖。建东又请马琳和高云凌出面点评。这是几位的情义所在,令我领情。真是的,我们几位又能在金网上褒贬文字,高谈阔论,是一大乐事。金网一晃儿进入七个年头,老几位还能再聚首,更是一件佳话。谢谢祖康,建东,福明,特别是高云凌。


    高老师的这张牌,是专业的水准。她带领上海知青诗剧团,打拼了数年。她是制片人兼导演,出演了好几部深得知青喜爱的舞台剧。同时积累了丰富的舞台经验和人脉人气。点评微电影【陈年旧事】,自然是手到擒来,入木三分。令我顿开茅塞,获益不浅。只是时过境迁,这个毛糙的剧本没有再创作的价值。假设倒退30年,我会孜孜以求,梦寐以求,非得写出个模样来,不辜负诸位的心气和心意。不过,高老师指点的细微之处,我还用得上,还能在以后的文字中,得以发挥和受益。
   话又说回来,【陈年旧事】是我创作长篇小说【雨悸】的动力和雏形。书中的主要情节和主要人物,甚至人物的名字,都是原型。2008年写成长篇小说,并被天津出版社正式出版后,我又一次想入非非。杨志英和裘峥嵘举荐我找到北京人艺的一级话剧演员宋岩。宋岩当年因错划右派,曾流落到50团宣传队。我想攀高枝能否改成连续电视剧。宋老师给我写了洋洋洒洒的修改意见。但终因前期投入过巨,无法承受而作罢。再说,反对阶级斗争的题材还是禁区,不可能审查过关。但从【陈年旧事】到【雨悸】的十几年的经历,是我自鸣得意的一笔。
      
   剧评引发了高老师的许多感慨。有感而发,针对知青这一代人,发出了颇有见地的议论。酣畅淋漓,一针见血。我非常赞同,并且喝彩。我也赞成高老师的观点,过去时,就不要后悔还是无悔了。能赶上如今这个时代,我们还是三生有幸。所以,我现在写的帖子,都是现在时。反而得到金网上下里外的同龄人的欢迎,引起许多的共鸣和好评。所以,近来的心情一直不错,连篇累牍,连续发力。老伴一再阻止,还是拦不住。老了,还能如此思路活泛,笔头不衰,实在是一大幸事。早晚会写不动了,再检索今年的所感所悟,会是由衷的欣慰。
    再次谢谢诸位。



岁月深处的背影
宋金山《陈年旧事》电影剧本剧评
高云凌

     查哈阳农场的老知青朋友陆建东和吴祖康说:宋金山写了电影剧本,你帮助看看说两句吧。
     说心里话,我也不是什么行家,宋金山老师文笔和见地,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了的。岂能是我等随便可以评论的?我说对了,那就证明宋老师错了?我说错了,那就证明宋老师的剧本特别的优秀。两难哪。
    不过,我真的为查哈阳知青,终于有了《陈年旧事》的电影剧本高兴,而且还是出自我尊敬的老大哥宋金山的手笔。
    故事结构非常的好,一定在宋老师的心里酝酿很多年了。欲罢不能,才写成了电影文学剧本。
    剧本的明线是说知青上山下乡,到海洋(查哈阳农场为原型)农场去,以及回城的大事件。暗线是说知青在农场的种种遭遇。其中还有隐晦或者是被影影绰绰了的“爱情”。一部关于人性扭曲的故事,关于女知青被糟蹋的悲剧等等。为此我也想到了很多。
    这一代人啊,多灾多难的。 1966届的小学初中高中毕业生,不容易啊。 60年代三年困难的时候吃过糠,70年代上山下乡扛过枪,计划生育拿过证,斗私批修遭过殃。80年代返城回沪,生活重开头。90年代4050再创业,跨世纪的一辈子。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提起来心酸不忍,说起来眼泪横流。与其说是命运多舛,不如乐观一点。别说有悔无悔了,过去的事情了,就把经历看做的人生福分吧,赶上了那个时代,幸运,这还不是福分吗?
    广阔天地飘过的云彩千奇百怪,接受再教育的人生道路也是各有不同。所有的老小边穷荒山僻野,都飘来了知青的影子。在那里与天斗与地斗,奋斗拼搏,甚至开花结果直至终老。可歌可泣的诗篇,犹如大歌小曲,响彻在碧野荒村。
    像我们这样的知青经历的人,在当代多着呢。大多数人,在我们写书的时候,还健在。有的人梦断穷乡,死了。幸运的成为了烈士,倒霉的成为冤死鬼。有的人在当地被培养入了党,成为国家干部;有的人和当地人结了婚,平平淡淡地过一生,成为留守知青;有的人被推荐为工农兵学员,上大学当教授,成为了真正的知识分子;有的人闹病退,大起大落做老板,离开感情深厚的那片土地,等等。林林总总各有不同。
    那一年,毛主席发出了伟大的号召,在全国掀起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的高潮。黑龙江的生产建设兵团到上海天津等大城市来招兵。听到这个消息,气血方刚的初高中毕业生,热血沸腾,摩拳擦掌。要去穿军装,决心要活出个人样来,把忠心献给党献给祖国。查哈阳的那些老高三大概就是第一批吧?
    他们不同于1969年以后“一片红”时,被广泛动员下乡的知青。因为这些人全部都是自愿离开城市,精挑细选的到黑龙江的。是一群不在城里吃闲饭,“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热血青年。立志在农村“滚一身泥巴,出一身臭汗,来一个脱胎换骨,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企盼着早日成为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为了要穿上军装,拿起钢枪,到祖国最需要的边疆去保家卫国。有很多的青年为了成为第一批兵团战士,写了血书。热血沸腾,摩拳擦掌,要去穿军装,去当没有领章帽徽的庄稼兵。去当邢燕子、董家耕!写了血书,慷慨激昂的下了决心表了态,戴上了光荣的大红花,坐了七天六夜的火车,来到了黑龙江边疆。
    这里风光美丽,天蓝水碧。冬天白雪皑皑,春天万物复苏,夏天花红柳绿,秋天五花山。四季分明,比起大城市的空间来,真是放眼四野广阔天地,生态环境好得不得了,真是有说不尽的惬意。
    黑龙江这个地方与别的地方不同,不但有连绵的大小兴安岭,长白山余脉的高山峻岭,大山上覆盖着茂密的大森林,山谷中溪流无数;还有大林场大煤田大油田;星罗棋布在一眼望不到边的黑油油的肥土地上。应运而生的以“建设钢铁边疆”6个字为系列的大生产建设兵团,国营各分农场。
    知青本来就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的,本来就是来听从组织召唤的,背着行李卷和全部的家当,就像刚刚出巢的小鸟儿一样,张开了青春的翅膀,在黑龙江起飞了,黑龙江扯起了少男少女新的人生风帆。
    细说起来,哪个人不是一肚子的话要说,哪个人没有独有的经历要讲?千言万语一部书,酸甜苦辣一台戏。可以说,知青们历经了20个世纪6——70年代,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沧桑,见证了那个时代的政治硝烟,多半的的人生也走过了坎坎坷坷。我说几句话,不说有悔无悔。我们毕竟有过,在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知青经历,写一部小说纪念,写一个电影剧本,是应该的,一点都不过分。
    知识青年,有知识有文化。实际上除了老高三,大多数人就是纯粹的小学毕业生或者初中毕业生。文化水平并不高,也就是刚刚扫盲的程度。但是不管怎样,我们有一个“知识青年”好听的称谓,有一个与共和国分担责任和义务的光明使命,更有一颗对共产党对毛泽东主席“三忠于四无限”的革命红心!
   我们浩浩荡荡地从大城市出发,带去了浩浩荡荡的城市文明。把新鲜进步的现代文明,融进了偏远荒亘的土地;我们轰轰烈烈地从青春出发,开辟了轰轰烈烈的北大荒二次文化开发的战场,对当地文化千真万确地起到了推进作用。曾经繁荣了一方沃土,振奋了一方精神。
    人闲下来了,时常感到心中空落落地郁闷。人身回归了,那还缺少了什么?丢失了什么呢?还需要什么呢?大家也在沉吟中苦苦地思索,在茫茫的记忆中寻找。人生的宿命提醒我们,心愿告诉我,一定要做点什么事情,肯定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好做完。
  直到有一天,知青们都开始写了,写一部心里的故事。于是,在劫后余生宋金山老师,就有了《陈年旧事》的文学剧本。

    感慨挺多的,剧本写得很好的。矛盾冲突和故事的精彩之处,都非常的到位,非高手不能为也。
    有的桥段结构得很精彩。比如到了尾声处的31节32节33节34节,把孙鹏,孙兰 ,柳英 ,彭指导员几个人物写活了。
    编剧的确有自己创作的独到之处:借喻,隐喻,暗喻等等手法都用上了。首先在人物上有体现,把故事推到了高处。
    人物设计的巧妙,伏笔也诸多。一个看起来谁都可以欺负的小人物,邋里邋遢地藏着秘密的“精神病”陈生。原来,却是明珠投暗的一颗“扣子”,一颗明亮的星——著名围棋大师。从被埋没的土地上,破土而出,腾空而起。他出现的意义,多半是暗喻了很多被埋没的,富有强大生命力的有志才华青年,就是青山压不住!
    孙兰对陈生的感觉,似是而非。迷迷糊糊的影像,既不是单相思,也不是好友。有同情有歉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也就是擦肩而过的风罢了。
    女1号孙兰和2号柳英,始终是一对灾难姐妹,说的是什么呢?是女知青在那些年中境遇的缩影。孙兰命运好一点挣扎成长,似乎是离开黑土地后,比较成功的二次创业女知青代表。柳英的命运则就是被践踏被毁灭的荒草,随风枯萎,成为终了一生的留守知青。
    相对女主演比较,陈生人物故事更加生动鲜活,这是全剧塑造的最成功的一个小人物。
    那造反派出身的衣冠禽兽彭指导员,害人的时候,手段恶劣,从不手软。非常的形象,具体到了,几乎可以对号入座,这样的人,最后的下场只能是被历史唾弃:
    柳英绝望地:“那个姓彭的,去年答应我,今年推荐我上大学。我在这里实在熬不下去了,就信了他的话。他就跟我动手动脚,把我毁了——谁想到,今年改成考试了,姓彭的也垮台了。”
   人在做天在看,头上三尺有青天。还有那位对孙兰始终别有用心的吴浩,也就是所谓“五好青年”的隐喻,最后的结果是不得善终。
   “吴浩死了。他是参与社会上闹事,被学院开除后,自杀了。他是那个年代造成的畸形人”。
   彭和吴的设计,是知青们对恶有恶报因果报应的诅咒,也是上天给予恶人开出的处罚单!
   我们的国家饱受磨难,但具备了百折不挠的民族精神。”这句话应该是全剧的点题。 “知青饱受磨难,但具备了百折不挠的民族精神。”
    感觉到,这是一部精彩的小中篇小说。格式上可能不太像电影剧本。碍于陆兄和吴兄的情面,提出几点很差劲的,不应该提的体会和废话,对不对还请编剧谅解。
    电影与电视剧的区别:电影是大视觉大画面大动作大制作,语言精练。
   电视剧可以室内等几个场景,反反复复地靠对话多,拉长。可以低成本制作,每个角色可以有故事。
     发生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在中国乃至世界史中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历史事件。这个重大历史事件的最终结果,是数千万青年和学生付出了10年以上乃至一辈子的生命作为代价的巨大付出。那时候,我们揣着梦想,代之希望,从中国的31个省市(不包括台湾)的大中小城市出发,去兵团,到农场,下农村,上林场,进军营,以实际行动来落实青春年华的天大理想。很多的作品,都是话说从头,从交代历史背景这里开始。不新鲜了,而且拍摄的费用比较高。
   建议《陈年旧事》剧本的前面部分——怎么样到连队的可以切掉不要,从第四节开始,故事从这里往下写。
   年代的书写规范:历史题材写农历八十二年。现代和当代的年代,写公元纪年阿拉伯数字1982年,不能省略缩写82年或者八十二年。
   旁白的语言要直白,不能生奧,听不懂。实在要说的,非说不可的。才需要旁白。
    孙兰的画外音:“那是在一九六八年九月,高度数的信念,发酵般的热情,象烈酒一样灌醉了这一代青年人。”窃以为,从人物出场的意义上看,这个剧本,应该以孙兰第一人称出现,比较合适。
    35节,15000字的容量,不是一个大电影的基本规格,只能是一部45分钟单本电视剧,或者小电影文学剧本。电影文学剧本和导演剧本是有重要区别的。文学剧本不写应该导演写的分镜头案头,以及拍摄场景文字。
    90分钟电影,要求在25,000——30,000字。
    分节:最好一个场景一个小节。1——3分钟一个小节。
    比如:剧本的第一段,切分开,应该是这样的——
    1   天津市的街道上 日
    1982年。
    初春。
    街道上。
    街角有残雪。
    这段可以删掉:人们脱去臃肿的冬装,精神格外爽快。街道的背阴处仍有几处残雪,已不为人注意。小说的语言。

      2报刊亭前(地点明确) 晨(写上这字样,便于导演和道具知道是什么时间)
       孙兰胸佩“师范学院”的校徽,满面春风地走到报刊亭前。
       孙兰掏钱。
       孙兰买了一张《体育报》。
       孙兰很快地扫视了各版的标题,露出了舒心的微笑。
       突然,她发现一位熟悉的身影闪过。
      孙兰急步追上去。
       镜头跟随那位姑娘,她似乎有意(这是演员的二度创作)走得更快了。
      孙兰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喊道:“小柳!”
       那位姑娘不得不站住了。孙兰摇晃着对方的肩膀,惊喜交集地:“是你,柳英!为什麽躲着我?你什麽时候回城的?”
       柳英把脸埋到孙兰的怀里,声音哽咽地:“兰姐,我,我没脸见你——”
       孙兰不容推却地:“到我家去!我们好好地唠唠。”

   3 孙兰的家里 晨(不要放标点符号)
       柳英(坐在沙发上)仍是悲切的样子。
      孙兰在旁边劝慰着什麽。
       两人都(渐渐地)陷入到沉思中。
      孙兰的画外音:“昔人旧事固然容易使人伤感。但倘若在回忆中能够领悟到激人向上的力量,那麽,记忆的闸门,还是不要锈死得好。”
       建议口语化。

     白发苍苍的时候,知青们北雁南飞回故乡,大家脚前脚后,也以升学,病退,调转等各种方式回到了上海。长大了成人了,也成熟了。老了,在人去屋空的时候,不再坚守空想,回到了母亲河畔,用自己的前半生奉献第二故乡,用后半生回报父母养育的恩情,叶落归根回归故里。
    回望,总有千头万绪在心头,放不下对第二故乡千情百结的牵挂。回望黑土地的高天流云,耳畔总还幻听幻觉,大小兴安岭林的涛声依旧,伐木队的歌声在耳边萦绕;黑龙江农场涌动着的麦浪,还是一波推一波,田间地头的红旗还在飘摇;煤矿的小火车道,轰轰隆隆地在轨道上跑着;油田的磕头机还在昼夜不停地小鸡啄米;从地里收获的粮食堆积如山,知青工友农友们漆黑的面庞上露出雪白的牙齿……
    那天,那地,那世界,那事儿,还有我们都走进岁月的深处,留下的都是背影了。

                                                              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来源: 谢谢高云凌的剧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