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 ❤❤❤
楼主: 苦辣酸甜

精彩的晚年 纪念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06: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4-27 06:54 编辑

金火鸟   哈尔滨知青  下乡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微型小说    钱二宝


       己丑年3月,北方冰城,雪雨连绵不断的下了十余天,一会清雪飘飘像鹅毛,一会阴雨绵绵如细丝。今年倒春寒,已近清明时节,天气还十分寒冷,冬天的淫威让春天频频寒战,寒冬的影子始终笼罩着人们。
  钱二宝的心境和天气一样近来一直是阴沉压抑着。他开着一家小工厂,家境还算殷实。可自打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南方上游厂家对他的产品需求一天天减少,很多要他产品的企业已停产了,他家工厂的产品销路开始大滑坡,收入急剧缩减。昨天他又做噩梦了,梦见他已故十多年的父亲暴跳如雷地骂他,还龇牙咧嘴地用双手卡他的脖子,直到他憋得喘不上气来满头大汗的惊醒。他做这样噩梦从今年春节以来不止一次了。他感觉是死去的父亲在怨恨他,想到此,他像被一股冷风袭来一样,热汗变成了冷战。他盼望着清明节快点到来,好为父亲烧烧纸,送去纸钱。
  一大早他走出家门去早市买纸钱,他家住在向前胡同已有百年了,自打爷爷、奶奶闯关东来到冰城,已四代人住在这套犹太人建造的洋房里,尽管四周到处都建起了新式楼房,他还是喜欢这套老洋房,房子举架高、墙壁厚、隔音好,冬暖夏凉,主要是聚财,他听说犹太人是很会做生意的,他觉得住在这自己的生意也很好。他特别喜欢这街名,当年爷爷就是看好了这街名与家姓同音,图个吉利才选中这方宝地。如今哥哥钱大宝、姐姐钱桂英都先后成家搬走,母亲也去了大宝家,把个老宅子留给了二宝。老宅给他福气,他也没有辱没祖宗,这些年他从来没缺过钱。在街坊邻居眼里,二宝是个孝顺孩子,自打他爸病故,每到清明和年三十都看见他带着媳妇和孩子在胡同口上烧纸,或是一家人开着宝马车去给他父亲上坟扫墓。
  信息和知识的年代,什么都体现着科技含量,钱二宝在早市上看到了各式各样的祭祀品,冥币印刷的愈加精美,而且全是大钞,绝无一元、五元币,都是成捆的烧纸和成打的百元大票。微型祭品从冰箱、彩电、洗衣机到房子别墅,应有尽有,做工精细,制作精良,真可谓行行都在与时俱进。最让人忍不住笑的是还有男仆侍女和服务小姐。钱二宝想,可不能给爸买这些,他老人家活着时最节省,没奢侈过,死后也别让他犯错误。他给爸爸选了印制最好的冥币和黄纸,还有金银元宝,他估计足足有上千万元吧。
  老天爷照顾祭祀的人间,清明节是个大晴天。晚上,一家三口拿着酒壶、纸钱、金银元宝和烧纸,还有他精心制作的烧纸用的铁钩子,他年年都用它,很好使的。二宝先是用铁钩子在地上划出一个大圈,把做好的一个纸包袱放在地上,包袱皮上写着阴曹地府河南开封府某某村已故先考钱府君讳带代老大人查收,阳间冰城某区向前胡同不孝子孙钱二宝携妻、子敬送。钱二宝用铁钩在挑纸钱,一家三口嘴中念叨着爸;过节了,儿子、媳妇、和孙子给您送钱来了,虽说现在遇上金融危机,但咱家还不缺钱,今年给您送的更多,您老尽管花吧……’’
  二宝!背后有人叫他,他转过身看是哥哥大宝和姐姐桂英,忙说哥、姐;我给咱爸送纸钱了,你们不用烧了
  “你年年都给爸烧纸,可妈现在平日里的生活没见你给一分钱,桂英姐气愤地说。
  “咱爸活着时,也没看你给爸花过钱,活着不孝,死了孝没用大宝哥也气愤地说。
  二宝呆在了烧纸钱的圈里,天黑看不见他的表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07:0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4-27 07:07 编辑

                   十八岁时的回家路


       今天是腊月二十九,连续在家收拾卫生已三天了,这就是不上班的好处,往年哪有这么多时间收拾啊!连老伴都高兴了。每天有计划的干一些,边干边听收音机,也不觉得太累。今天一档《回家的路》的节目让我听得很入心,记者采访很多赶着回家年的年轻人,那些想念父母和家人的话语,让我这个老知青的心里也觉得暖暖的,眼睛不知不觉潮湿了,嗨!我这爱感动的毛病是不好控制的,这又勾起了我对快五十年前的往事回忆。
      1968年10月下乡的当年,过春节的时候,我和绝大多数的知青都没有回家探亲,现在已经不记得为什么没回去与家人团圆过春节,可能是刚来到兵团不久不好请假吧!头一次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塞外北疆过春节,思乡和想念家人的心情那是不言而喻的,何况我那时刚过十七岁。
      1969年的春节,我回家探亲过年,那年我在团直砖厂,连队是刚刚组建才一年的,我也是才调来半年,连电灯也才刚刚接通,我来时连队还没有电灯,知青也都是各连队调来的,一共只有五个人。那时哈市的主副食供应都是凭票,很想给家里买点年货,可是连队除了黄土和红砖,别的啥也没有。只好带上自己一年攒的不多的钱回家孝敬父母。从连队走到团部,然后又搭乘团部的货车,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在过诺敏河时汽车又上了轮渡,下了轮渡后又开了二十分钟才到达拉哈火车站,浑身已是满是灰尘,一脸的尘土。卖完车票又胡乱买了点吃的,然后就是整整坐了一夜的火车,第二天清晨才到达哈市,那个年代国家的铁路、公路、水路交通都十分的落后,比起今天四通八达的快捷交通真是天壤之别,那年回家的路,在今日当天就到家了。那时火车上也是十分的拥挤,不少人往往就是要站一路,火车也多是慢车,咣当咣当地让人锻炼着耐心。但是不论回家的路怎样艰苦,都被思乡之情和回家与父母家人团聚的心情所克服。
  一晃快五十年过去了,国家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祖国正在进行着伟大复兴的改革和建设,但是,每到新春佳节,除了职责所在,坚守岗位的人,人们都是要赶回家与家人团聚,不论家有多远,这回家的路,都是人们必经的路。我借《回家的路》这个节目祝,愿天下走在回家路上的人都平安康乐,顺利到家,祝福走在回家路上的人们新春快乐,万事如意!鸡年要到了,祝你们大吉大利!
                                       2017/1/26猴年腊月二十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05: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何头     
                             “兵团战士之歌”诞生前后

      1971年初,我被借调到师政治部举办的师资培训班当教师。师训班没有独立的办公场所,就借师直中学几间教室办班。教师和中学老师住在一起,朝夕相处,彼此关系都很融洽。中学音乐老师王德泉,是哈师大艺术系毕业的高材生。一天,王老师找我商量,要和我写一首兵团歌曲。叫我写歌词,他谱曲。我从来没写过歌词,也不知道怎么写,试探写了一首。王老师看后说这只是一首诗并不是歌词。我绞尽脑汁又写了一首。主歌:兵团战士斗志昂扬,屯垦戍边,意志如钢,誓将祖国的北大门建设成钢铁边疆:兵团战士斗志昂扬,战天斗地,奋发图强,誓将富饶的北大荒建设成祖国的粮仓:兵团战士斗志昂扬,三大斗争,百炼成钢,誓将年轻的我们锻造成国家的栋梁。副歌:无限忠于毛主席,无限忠于毛泽东思想,无限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无限忠于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我正要交给王老师,恰好王老师收到高思政委写好的一首歌词。我一看高思政委的歌词比我写得好得多,我的歌词尽是一些政治口号,没什么意境,就没敢拿出来。王老师认为高思政委的歌词正是他想要歌词,于是开始酝酿谱曲。一天深夜,大家睡得正熟,突然被一阵手风琴声惊醒,一看,原来是王老师正处在创作激奋之中|5 5 3 1 |2 6 5 3|1 1 2 1|5——|…….  。大家围着被子静静坐在床上,听王老师拉着这激昂的曲调,王老师拉半宿,大家听了半宿。都认为歌词做得好曲也谱得好,很好地表现出兵团战士屯垦戍,边反帝反修的雄心壮志,和无限忠于毛主席忠于党的革命情操。不几天,王老师把这首歌寄到歌曲杂志社。杂志社只把第一句“兵团战士雄有朝阳”又加一句“胸有朝阳,”使歌曲更加高昂,其它一律没动。这首歌在歌曲杂志发表之后,受到兵团战士的热烈欢迎。于是,一首被兵团战士喜爱并广为传唱的“兵团战士之歌”就这样诞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05: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荒友情
                       武石山
谁说岁月无情,
谁说友情易忘,
三十年的别离不能说不漫长,
可在黑土地里结下的荒友情,
却使我们终生难忘!
无情的岁月染白了我们的黑发,
刀刻的皱纹诉说着生活的沧桑。
乍一见,觉得有点陌生,
细端详,仍然有当年的模样。
“是你吗,大扬马,你的身体还这样硬朗。”
“小不点,你还是像当年一样漂亮。”
“卫东听说你发财了。”
“老滑头,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和我联系,
我以为你早见了阎王。”
……
拥抱,拍肩,捶胸,
像久别的亲人再相逢。
“记得吗,我们踏着露珠上工的路上,
曾惊叹过朝阳的绚丽,
夜行军路上感慨过宇宙的深邃;
珍宝岛事件时紧张的战备,
搜捕“空降特务”途中的饥饿劳顿;
小白伐木地印子里相拥取暖,
査哈阳修水利虎口震伤;
九连水库清晨抓鱼的乐趣,
十三连黄昏遇狼的惊慌;
南阳河畔的窃窃私语,
打麦场上的歌声嘹亮。
更难忘啊!
睿智可亲的景政委,
虎步生威的张团长,
可亲可敬的徐指导员,
无微不至关心知青的郝连长。”
忘不了啊,怎能忘,
黑土地有我们挥洒的汗水,
兵团生活倾注了我们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上山下乡”把我们融汇在一起,
“屯垦戍边”是我们荒友的神圣责任。
“金训华”——我们心中的楷模,
“冯百兴”——我们身边的榜样。
沉重的麻袋曾压肿我们稚嫩的双肩,
也练就了一双坚挺的翅膀。
发芽面粉的馒头叫我们难以下咽,
也为我们积蓄了拼搏向上的意志和力量。
面对社会重大变革,
我们曾有过失落彷徨甚至迷惘。
但有黑土地生活作为底蕴,
逆境中我们勇往直前,一如既往。
往日的懵懂学子,
今日成了社会的栋梁!
知情,是时代赋予我们这一代青年的名字。
荒友,是我们之间亲切的昵称。
即使到了耄耋之年,我们的名字仍叫知青!
虽相隔千山万水,
“黑兄黑妹”的称呼叫人感到情真意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11: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4-28 11:51 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07: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   齐齐哈尔知青  下乡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十六字令 (三首)
                                    

                                   《飞》

                            飞,
                            舞动春风雁北归,
                            循原路,
                            处处映新辉。

                            飞,
                            稚嫩离巢羽满回,
                            云滴泪,
                            触景震心扉。

                                                
飞,
                            昼夜兼程不必催,
                            心如箭,
                            父老盼欢杯。
                                                                                 
                                                                                2015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07:24: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律

翁妪私语

  相依半世愈缠绵,
  窃订来生手再牵;
  细品温馨愉悦事,
  深明磨难幸福源;
  少时忙碌潜辛苦,
  老至休闲泛笑颜;
  我辈余生逢盛世,
  欢天喜地耋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10: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918网老吴   上海知青    下乡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吾辈已老矣,青少年时代的同学、战友陆续离我们而去,脑海里经常会出现他们一个个鲜活的身影,痛彻心扉!

吾辈已老莫叹息,
挚友陆续别分离。
音容笑貌依旧在,
感叹惋惜泪淋涕。

人生苦短相聚少,
一世缘分多珍惜。
欢乐时光已逝去,
留住夕阳心甜蜜。

——2017年清明于家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10: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三位师傅


迄今为止,我有三位师傅。师傅者,和老师一样授业解惑、传教技能也。

我的第一位师傅姓马,是1967年我在上海机床厂学工时候的师傅。

当年,我们一批所谓属于“老保”的红卫兵已经退出了学校的斗、批、改运动, 很难在学校露面就纷纷到工厂去和工人阶级学习参加劳动锻炼,我和班级里的几位同学就通过老邻居张文佳的介绍去了上海机床厂。

马师傅是个“划线工”,负责在机床的底座上为后面的加工工序划线,就是标记出需要加工的位置,应该说是一个技术和责任非常高的岗位,我就是在他的带领下,从一无所知到可以自己看懂设计图纸独立操作。

我们的工作是先把这个机床的底座吊到我们的大工作平台上,根据图纸用一个带有圆形底座,立杆上面带移动划线钢刀,在机床底座上上下来回移动,并用钢凿打出需要钻研打孔的位置。马师傅是个很憨厚的老工人,话不多,也很少看到他的笑脸。

马师傅有个口头禅叫“吃不准”,问他的问题很少是有肯定的答案,基本都是回答我:吃不准,我估计就是他这种性格才能够胜任如此严谨的工作岗位——应该就是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吧。

回来我也去过高桥化工厂学工,好像没有明确跟哪个师傅,反正有一位师傅的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他告诫我们:闻到越香的气体就越有毒性!

我的第二位师傅姓赵,是我下乡连队的会计,赵会计的声誉在当时整个营部,用现在的话来形容应该是“老法师”。

我担任连队司务长要管理连队近三百人的一日三餐,负责食堂的钱物账,我从学校去兵团从来没有一点这方面的经历,可以说就是一个“白丁”。在赵会计的帮助下,我学会了记账、做凭证,而且在他的帮助下在全团首创了炊事班的“日核算制度”,每天晚上结算当天的消耗和收入。不至于像以前,平日不核算,到了月底老是亏损。

赵会计是我学会经济管理的启蒙人,也是我的恩师,赵师母也很关心我,家里有好吃的会让他儿子找我我他家吃饭,关系特别好。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这位“恩师”后来却成了我进步的阻力。

1975年,我在担任了三年司务长后被提升为连队分管后勤的副连长,分管后勤工作,其中责任最大的是每年秋天给各个职工分配“柴火”——就是麦秸、豆秸等,其中麦秸量多不抗烧,而豆秸量少抗烧。所以连队班子规定,豆秸必须由我一个人在班子讨论的分配方案内负责安排马车送到哪些职工家里。

某一天,连队孙指导员很严肃的找我,说有职工反映:现在赵会计正在和后勤任师傅一起在地里装豆秸准备拉回家,你是不是知道?我说,班子成员的豆秸分配还没有定呢。他就对我下命令:你自己马上去处理!我二话不说,立刻骑上小金的马往大豆地赶去,还真的是在地里装豆秸,而且马上就要满一车了。我马上告诉他们卸车,结果马车空车回来,他们当然很不高兴。

没有想到就是为了阻止这一车豆秸,我的人生遭遇到了厄运。

按理说已经提拔为副连长了,拿个“党票”应该没有问题吧?可支部在讨论我的入党申请时就出了我有经济问题的传言,因为这个莫须有当然不可能解决我的入党问题啦!甚至在年底调整班子的时候,营党委把我的副连长给撸了,去当了连队仓库的保管员。

直至1976年开始的“基本路线教育运动”我真正领教了我的“恩师”的“厉害”。

据我事后了解,工作组把我隔离审查的时候根本没有掌握一点证据,在一次批斗会上我坚定回答自己没有经济上的问题。想不到我的“恩师”当场拿出我在食堂为一位食堂人员签字同意报销的原始单据,让我浑身发冷犹如深陷冰窖。那是一个日光灯启辉器的报销单,但是不知道怎么会出现了两次重复报销?当时的经办人已经被选送到上海上大学了,而我真的是无言以对,解释不清了。(赵师傅作为连队的会计,应该在当月结帐时就发现这个问题并通知纠正的——看来这个坑是有意而为之的!)在这个确凿的证据面前,我保证的绝对没有问题就有了问题了!工作组也就抓到了整我的一个理由,虽然才几角钱而已,起码他们在心理上对我进行了一次致命的打击,也成了我被隔离审查的理由。虽然在“四人帮”垮台结束文革后我被释放,但是这隔离一百多天的经历改变了我的人生。(
关于这段日子请看我的《绝地诗稿》

我的第三位师傅姓付,付师傅是我回城进化工厂后组织上确定的师傅,应该是我的真正意义上的师傅。付师傅是厂里计划科科长,也是一位懂经济管理的老法师。

我到了工厂经过一段时间的下车间劳动后,通过自己报名组织考核被安排到厂计划科工作,拜付师傅为师。计划科负责制定企业计划和统计工作,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是一个很重要的部门,每天接触各种各样的表格,通过它来安排企业的生产和反映企业的经营情况。

我在付师傅的帮教下开始了我的工业经济管理生涯,先从做统计开始再到做计划,在付师傅的教授和我自己上夜大学的过程中,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基本胜任了自己的工作,我师傅调离后我就顶了他的位置。

我的师傅可能是“处女座”,当时也没有这个说法,我也没有去了解他的生日。因为他有“洁癖”,一双手不知道要洗多少次,人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办公桌上一尘不染,件件东西收拾的井井有条。师傅对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对数字的“讲究”不差分毫,他的这种工作态度对我人生起到了一个决定的作用,用现在的上海话来讲就是“生活做的煞清爽”。

因为我师傅是比我早几个月从外厂调到我们厂的,所以人缘基础差,好几次上调工资都没有轮到他。为此他很苦闷,开始买烟抽,也发给我要我陪他一起抽烟,害得我把从黑龙江回到上海就戒烟的决心也打破了。结果只能将当年可以拿来换鸡蛋的烟票去买烟带到厂里和他一起抽了,我师傅是我重返烟民队伍的“罪魁祸首”啊!

我师傅因为自己在厂里的处境,调到了公司去创办经销部,我们一直保持联系,每年的正月初三是我们一家去他家拜年的日子,上午去晚上回要吃两顿饭。他家住在十六铺码头的对面,老式的楼房如同旅馆住了好多人家,楼板已经有点倾斜,人站在上面总觉得有点不一样的感觉,所以后来就动迁了。我在他家动迁后就失去了联系,而我也早几年离开了化工厂。

我师傅一直对我说: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徒弟,而且还当上了副厂长,我这个做师傅的也脸上有光啊!

我的付师傅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导师,他像慈父严师,影响了我的一生——当然和我的第二位赵师傅对我的影响是完全不同的!

让我遗憾的是,一直到前两年我师傅去世,他的大儿子才和我联系通知我,终于让我和他见了最后的一面!

后记:
今天清明节,一早突然醒来,《我的三位师傅》的标题和梗概在脑海里出现,起床后在写完两首悼念诗后开始码字写这篇文章,都是随想随写也没有什么修饰。
不知道前两位师傅的现状,就仅将此文纪念我的付师傅!

——2017年4月4日清明节于家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06: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5-3 07:21 编辑

荣昌五星,上海知青 下乡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9113.jpg     9119.jpg     901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