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 ❤❤❤
查看: 3047|回复: 0

不虚此行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8-4-3 15: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金山 于 2018-4-4 08:06 编辑

   
       不虚此行      |


  之一
   
     承蒙吟荒和50团编委会的盛情邀请,我作为天津的代表,有幸参加了这次盛会。感受颇丰,难以尽述。容不得细细整理,先表述一二,略表心情。
    实话实说,我参加这个会是有顾虑的。在前不久网上的那场风波中,我成了焦点人物,有人非议,也有人肯定,还有人赞赏。如果在上海遭到冷落,岂不是自找难堪?又一想,不沟通难以消除障碍。国家间都在搞多元化外交,手段灵活,策略机动,何况吾辈乎。因此,我是抱着各种思想准备上路的。

    陈龙强亲自到浦东机场接我,又安排接风,午餐和【黑土情】杂志的付主任翁得坤、主编王槐松,及编辑陆建东见面,商谈有关事宜。我喝了点黄酒,心中有了点底气,步入会场。
    尽管迟到了,却在徐汇党校的会议室里,看到了满座的大名鼎鼎的人物,吟荒、张持坚、夏志芳、钱品石、励忠发、孙敏、郇江、刘凤、黄大为、王麟生,还有姜忆琴、吴雪英、任培莉、戴欣、金珉、攸竹、王笑逸、张丽华、朱培华、温晓华、董晓敏、邹志萍、老苍子、荣昌五星、周生根、黄建忠、袁远、刘福明、王树立、胥荣发、姬成章,还有党校的诸多的工作人员。会议进程中,刘明君、盛正庭、刘萍、徐振相、楼银江、刘元心等也先后到场了。
   完全是现代化的会议室,视像仪、录像机、长短镜头,每个与会者桌前都配备一台荧屏和讲话筒。桌前花团锦簇,窗外阳光亮丽。
    吟荒正在作《文集》编辑工作实施动员,与会者全神贯注。会议气氛既严肃又热烈。给我的第一感觉仿佛是到了政治局会议的现场。这时,我偷着和每一个人示意,悄悄地递名片,默默地打招呼。心里坦然了,脸上自然有了气色,开始打腹稿,斟酌几个要点,叮嘱自己第一次亮相很重要,关乎此行的成败。
    持坚、志芳、品石、正庭、励忠发、孙敏、郇江依次讲话,高屋建瓴,提纲挚领;还讲了几对关系和诸多要点。工作人员代读了北京杜望基、张学斌,哈尔滨杜廷富,齐齐哈尔丁德重的热情洋溢的祝贺和具体的建议,还有殷切的期望。该轮到我了,还是没有镇定下来,作了有些滑稽,有点另类,也有点跑题的发言。还好,给会议带来了笑声和轻松,还有些许的掌声。
    最后,刘明君会长讲话。大会圆满成功。
    休息当口,我和刘元心版主紧紧地握手,一切尽在不言中。又和刘福明握手言欢。和九十年代曾经交往甚密的小励子,忙里偷闲地唠了几句。还和刘萍互致问候,捎给她天津的信息。当然,还和刘凤敲定了19日的5连的再次欢聚。
    这次会议是个重要的会议,是50团各地知青战友,在后知青时代的又一个里程碑。我们有理由期待这次会议的成果。正如参与过许多知青文集出版的王槐松主编所说,你们50团人才济济,真厉害。
        

之二
   

    会议正式议程结束,在徐汇区党校晚餐。我把持着半壶老酒,挨个敬酒。酒入肚,也吐出了心中的敬意。可惜,还是不胜酒力,话还没说到家,就一头扎到娱乐厅的稀里哗啦中去了。
    半醒半醉中上了车,半推半就中到了松江温泉酒店,半睁半闭中与同寖室的郭力探讨了30多个热点问题。影响到左邻右舍都没睡好觉。小郭是盛正庭特意安排的中巴司机,两天全程陪同。小伙子求知欲旺盛,有些事似懂非懂,给了我发挥的余地。等酒醒了,才知道他是大连海运学院的高材生,网上为业余五段高手,象棋也十分了得。我才诺诺地住了嘴。   
   
    转天清晨,才弄清楚结伴而行的都是重量级的网上高手。有品石夫妇、郇江夫妇、姬成章夫妇,有任培莉、戴欣、王笑逸、温晓华,还有吟荒,还有我和郭力。
   
   
    雪还未化尽,挂在树的枝条上,留在草地的灌木丛中。远眺黄浦江的发源处,三条江的汇合点,停靠一条万吨级的货轮。又转到游艇那里,休闲,恬静,人都融入大自然中。终于到了温泉,大家身着泳衣泳裤,浑身上下暖暖的,热热的,融融的。我索性跑到室外,抓把残雪涂在身上。这辈子还没有冬泳过,这时,才敢对世界说,我又填补了一项人生经历的空白。
   
   
    吟荒没有预热,也跑到大自然的空旷里。我诧异,她说,当年到北大荒,身小体弱,七十多斤。接兵的裴营长视她为儿童团员呢。在八连硬是干到排长,后来到别的连当了指导员。凭的就是意志和那么一股子劲头。眼前的吟荒,和会议中侃侃而谈的校长判若两人。但眉宇间的神色却是一脉相承。
   
   
    老苍子和荣昌五星没有泡温泉,一直手握长短镜头,四处张望。满脸都是审视的神情,一会儿自得,一会儿惆怅。在网上荣昌五星的帖照雍容大气,酷似美国的五星上将。此时,却举着缠着绷带的伤手,片刻不得歇息。那些精美绝伦的照片,恐怕都是这麽运作出来的。老苍子在网上让人感到深沉,甚至深不可测,在面前却是那么随和淡定。我不由地想到,网上和现实的反差也忒大了。
   
   
    网络的作用相当大,给每一个网迷都带来了相当大的空间,彼此互动,相互呼应。已经成了我们这些退休的人,现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曾感叹网络害了年轻人,现在我们也身陷其中而不能自拔。酸甜苦辣,百味杂陈。何苦何乐,自在其中。
   
   
    温晓华是鸡西的知青战友,不远近万里来参加这个会议。她的整身装束,像当年的小常宝。手中的枪,也换成了高档照相机。连跑带颠儿的,好似要上威虎山打座山雕,那么兴奋,那么有活力。近60岁的人了,真不容易。形成反差的是王笑逸,很少开口,默默地跑前跑后。她在世博会前刚刚买了同样高档的照相机。她是当年50团13连的,是全团第一位知青女排长,第一位全团大会宣传的铁姑娘。从她的腰身和举止上,似乎还有扛麻袋,抡锄头,挥镰刀的痕迹。岁月蚀人,时光如锯。
   
    此行的领队和中心人物,是大名鼎鼎的任培莉。她,是50团论坛的一台发动机,是三驾马车中的女驭手。劳苦功高,功不可没。她的时间观念极强,总是适时地听到她那富有磁性的类似关牧村的招呼声:注意啦,该走啦,别掉队啦。我们都是青年突击队,20年后再相会。40年了,果然如此。
  
   
   离开松江温泉酒店,午餐一概不许喝酒,因为我昨晚摔了一只烟缸。王笑逸告知我,宋大哥,要赔偿的。


之三
    在去杭州西溪湿地公园的路上,我坐在了品石旁边。品石当年在二营砖厂当过指导员,有幸和夏志芳、王麟生一起考入上海华东师大。他们都成了教授和专家,而且桃李满天下。网帖上的品石,不苟言笑一丝不苟的样子,吻合他法学教授和律师的身份。近距离地接触,才发现他极爽快,不时地发自内心地富有感染力地哈哈大笑。在网上陷入困境时,他挺身而出敢于担当,赢得了战友们的支持和赞赏。但内里的滋味,只有他和他的贤内助丽华一道品尝了;况且以后的道路还很长很长。
    我说,这个时候把你推倒风口浪尖上,若干个因素中有我的因素,有些过意不去。他摆摆手,说,侬不要讲,不要讲。他信心十足地做了一个含义极深手势,付之一笑,我俩的手就握到了一起。
    郇江,本是哈尔滨的知青。他很早地就当了团里的参谋,又是第一批上了大学。尽管学的是航空航天专业,一辈子却对农业情有独钟。写下了著名的数万字的【50团的回忆与思考】。我曾在网上提出与他合作,我的意图是充实我的二版【雨悸】,他慨然允诺;当然这都是后话。他说话慢条斯理,还有浓重的东北口音。他说话的姿态和声韵,极像当年分管生产的甄奎元副团长。他的爱人金珉是学医的,文静淡雅。在杭州党校的健身房里,郇江和郭力对阵乒乓球,下蹲式发球,侧拉式弧旋球,爆发力极强的扣球,柔韧性极佳的捞球,俩个人的水平相当高。大汗淋漓之后,他才告之郭力,不久前获得上海老年组第四名。
    到了杭州西溪湿地,已是下午三点多钟了。市党校朱校长等候已久,我们真的从心里过意不去。西溪湿地,因在此地拍摄电影【非诚勿扰】而名声鹊起,无数游客趋之若鹜。并跻身在杭州西湖、西冷、西溪之三西的三甲之列。实际上,西溪的历史年代久远,只不过五年前才开发出来,成为一大胜景,也是一大产业。
    所谓湿地,就是原生态的水域,曲曲弯弯的河道,形态各异的小桥,林林总总的植被,潮湿不堪的滩涂,还有时起时落的鸟类,组合在一起,被形象地誉为城市之肺,号称大氧吧。湿地越原始,就越时尚。莽莽苍苍中含有古朴之风和湿润之气,才有味道。比如,铁道游击队的微山湖,敌后武工队的白洋淀,小兵张嘎的水泡泡;还有不少。
    我们来晚了,却正是时候。落日余晖,散落在波澜不惊的水面里,折射在浩浩荡荡的芦苇丛中,映照在点点散散的青瓦石墙上。处处是景,湾湾皆情。近千年的老榕树,仍是郁郁葱葱;数百年的石屋石凳,还是那么生机勃勃。我真的动了情思,生活了一辈子,在这里体味到祖辈的农耕生活,原来也这麽惬意,情趣盎然。感受了一辈子,在这里感悟到,人生浩浩荡荡也罢,曲曲折折也罢,最后还是要回归淡泊。
    江浙如此景色,天赐一隅,人杰地灵;难怪江浙一带英雄豪杰代代有,文人墨客岁岁出。
    姬成章等若干人四下流窜抢镜头,邹志平等若干人里外忙活,时而发出感慨声。众人都做思考状,抒情状,兴奋状。唯有大自然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默然不语,岿然不动。
之四
    夜色降临,有幸入驻在相当现代化,相当气派,设施相当完备的杭州市党校里。
    我1970年5月在50团5连入党,尽管回城后,1984年就在和平区劳动局被提拔为正科级办公室主任,入选区委第三梯队名单,但却没在任何一级的党校里学习过。也正因为没受过党校的正规学习,这辈子始终在正科级中层这个规格里打转。连长、办公室主任、经理、厂长、工业科长、商业科长,到了检察院,也是正科级的办案组长。1997年退休,应该享受副处级待遇了,又差两个月的职称年限。兵团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是我一生的写照.
    不过,也正因为没有按部就班,我才下海经商,搞过广告,办过学校,养过蚂蝗,种过中药;我才得以进作协,出文集,写词稿。朋友数百,写出的文字几十万。这样的生活轨迹,磨练出我既随遇而安,又灵活多变的人生性格。
    酒后在娱乐厅里,我使出浑身解数,施展能歌善舞的才华,发扬了敢跳敢唱敢亮相的大无畏精神,赢得了不少的喝彩声;当然,功力不足,也有些许喊倒好的声音。关键是邹志平说了句实在话,不敢恭维,但,你是纯爷们儿。郭力对我甚是赞赏有加,您都62岁了?不像,了不起。
    转天上午,依依惜别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入驻的党校。直奔最后一站,我魂牵梦绕的绍兴。绍兴因为鲁迅,也因为王羲之,还因为盛产师爷而扬名古今中外。当然,还有江南景色,绝味小吃,乌篷船吸引着中外来客。品石的学生,已是法官的高材生以私人的名义接待了我们。
    在鹅池,我反复揣摩戏水嫩鹅与【之】字之间的神韵,还似乎真的找到了感觉。在咸亨酒家,我喝尽了桌上的闻名遐迩的绍兴黄酒,了却了平生所愿。在三味书屋和百草园,闻到了儿时课本里的气息。在鲁迅那经典的木刻的画像前,留下了精彩的瞬间。颇为自得的,还有孔乙已的毡帽,与我戴了数年酷似凌风的皮帽,形成绝配。我将来,既可以扮演步入暮年的凌风,还能够演绎过世近一个世纪的孔乙已了。
    回上海的路上,绍兴黄酒有了后劲。我余兴未尽,利用手头的道具,在车上即兴表演了俄罗斯少女和英格兰老妪,还有咬虱子的哑剧。大家前仰后合,捧腹大笑。我也完成了一路上耍活宝、甘当开心果和调味剂的使命。不辱使命,也是一大乐事。


之五
   
返回上海,已是华灯初上,灯光璀璨的夜上海了。
    刘凤和杨金生夫妇在龙华的绍兴酒家,举办盛宴为我洗尘,并送行。严锦兴周密安排,5连的上海战友悉数光临,令我感动不已。20O8年3月我到上海,面对10几桌的他们和她们,激动地踩在凳子上讲话。今天我又是手舞足蹈,不知说什么好了。这次王根生照的5连的全家福,太有风采了,太珍贵了。
    始终陪同我的陈龙强和陆建东,又陪我到【仲龙堂】珠宝店观摩浏览。我大开眼界,很是震撼。对刘凤夫妇精心经营的一生钦佩不已。刘凤对这次文集编选出版慷慨解囊,赞助2万元,更是善事之举。其中饱含着她对那个岁月的浓浓的情结,对当年战友们深深的情意。
    随后,又和【黑土情】另一位主编马琳见面。相谈甚欢,相见恨晚。以至马主编错失了末班车,徒步回家。过了午夜,我们三人才回到快捷酒店。陈龙强当年是50团军务股参谋,是资深人士,全团的任何事,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他的脑子里搁着。陆建东是5连的元老级的老大哥,经历了5连兴衰的全过程。难能可贵的是,陆建东特别赞赏我取材于5连的【雨悸】,向【黑土情】和许多人极力推介。我们三人毫无倦意,又开始了兴致勃勃的焦点访谈。
    知青这一代人是特殊的一代人,这一代人的经历空前绝后,再也不会重演。这一代人总结的东西,会给后人留下许多的启示, 50团的文集编选出版,应该找一个新的角度。力求有别于其他种类繁多的知青回忆录,力争形成自己的特色。
    50团各地知青人才荟萃,藏龙卧虎。要把丰富的题材精细归纳,深入挖掘,提炼出真实的、有价值的、能够引起共鸣和轰动的东西。把人力资源和财力资源用到刀刃上。求质量不求数量,求精品不求规模,求力度不求进度。
    知青中由于阅历不同,境况不同,有些人未必参与。如果能把这些人也调动起来,那无疑是最大的成功。知青中有偶像派、实力派、实干派,如果能拧成合力,才是最大的保证。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都有自己的处事原则和行事风格。要求同存异,但不能有隔阂,更不能有阴影和心理障碍。累了一辈子,这时候,只求轻松和开心。
    点点滴滴,不一而足。

    拉拉杂杂,东拉西扯,写了这麽多。留给自己以后的生活,也借此答谢所有接触过的战友,放在友情簿上,权且是一首难忘的歌。
    上海此行,不虚此行。
                                                          2010.12.2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