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 ❤❤❤
查看: 4882|回复: 0

杂忆搓麻将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8-5-3 23:4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金山 于 2018-6-12 05:20 编辑


          杂忆搓麻将
    1
     有文章郑重其事地阐述:
    麻将与扑克中包含着中国人和西方人不同的价值观念。
    中国有个老话,“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麻将体现中国人现实功利的价值观念。
    中国麻将中的筒是铜钱。条是索,索在古代穿铜钱的。而万是铜钱的数量。
    东风、西风、南风、北风,代表着四方,出门打拼的游子们远走四方。
    中、发、白寄托着中国人最朴素的愿望。“发”是发财,“中”是考试及第中状元,中举人。而“白”,代表着清白。
    中国老百姓,过年休闲的时候,喜欢打麻将,里面包含着国人对财富的最大渴望。
    扑克与麻将的玩法体现着中西方人们的不同性格特征。
    扑克的玩法是大牌压制小牌,一切靠实力说话,抓到一副好牌,就有很大赢的几率。在扑克中,每张牌是不平等的。如果抓一手不好的牌,很难翻身。讲究的是规则,拼的是实力。西方社会崇尚实力,崇拜强者。 而打麻将通过扔骰子,开始抓什么牌,不是绝对重要的,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麻将时常“歪打歪有理”,即便开始抓牌的时候牌不好,说不定反而能成牌。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麻将不以牌面的大小为实力,而是讲究在群体的中价值。一张牌的实力作用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通过“吃”和“碰”,整合自己的牌型。也许对别人没有价值的牌,对自己却是有用的。
    打扑克过程,是对手之间的智慧算计的对抗。西方人喜欢竞争。打麻将则边说笑边打牌,不是要以吃掉杀伤对方为代价。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等你的牌,我要我的牌,表面上一团和气,好像与他人无争,但暗地里算计别人的牌。 打麻将是各自手里十三张牌,不断与外界进行交换,很多偶然性和不确定的因素。打牌过程也就是取舍的过程,讲究权衡得失。
    小小的麻将和扑克,体现着中国人与西方人,对人生和生活的不同态度。

     2
    小时候看过邻居的大娘们搓麻将,留下了花花绿绿的印象。
    在北大荒,1974年调到团直农建连当副连长,有机会和团机关的现役军人接触。学会当年东北盛行的麻将打法,依稀记得“门清”,“幺九对”,“十三幺”等最大值的牌型。和兵团战友,老职工,团机关的股长,参谋干事,甚至团长,政委,都过过招。那时没有闲钱作筹码,玩儿烟卷。次点儿的是“葡萄”,高级点儿的是“迎春”。起个不俗的叫法,叫“归楞”。恐怕是从大小兴安岭的林场传过来的,很形象。每人手下一堆烟卷,像归堆的圆木。如此这般,百无聊赖地挺到1979年病退返城。在那几年寂寞困惑的日子里,搓麻将,填补了许多冷漠和无聊的时光。
    80年代,机关里的公职干部,从部分科员,部分科长到个别局长,也都染上这种癖好。枯燥无味的会议繁杂的煎熬中,利用工余时间,投放到紧张刺激的麻将鏖战中。那时唯一的收入,微薄的工资有限。鸡毛几元的输赢,都很在乎。
    时间不宽裕,顾及工作,顾及家庭。都是忙里偷闲,见缝插针。挨过头儿们的尖锐批评,受过老婆的泼辣呵斥,遭过同事同僚的冷嘲热讽。为此,不少人耽误了仕途前程,影响了家庭融洽,小两口动不动地怄气吵架。
    但入局者们,大多痴迷不改,执迷不悟。
    到了90年代,人们有闲钱了。个体暴发户,下海淘金户,仕途得意户,口袋鼓了。下岗的,病休的,游手好闲的,无所事事的。也有了大把的时间。
    都在寻求刺激,放松神经,炫耀手气。一时间,全国上下兴起了“码长城”。天南地北,老少妇孺,都披挂上阵,大显身手。全国各地摸索出,几百上千种模式和打法。
    天津的打法约定俗成,日趋成型和稳定。
    打骰子决定落座排序,决定那颗是“会儿”。
    不能吃牌,可以任意地碰牌。别人打出的牌不许胡,必须自提胡牌。口头语称胡牌,文字上为和牌。
    以“捉⑤一条龙”,为大牌。素龙,甩龙,杠开龙,计算筹码上又翻一番。按顺序坐庄,四圈牌为一锅儿,一般需要耗时两个小时左右。后来各地都允许胡别人打出的牌,俗称“点炮”。谁点炮,一家付钱,一家收钱,旁家撇清。唯独天津至今墨守成规,弊端很大。
    个体户和私营老板有钱。机关和企业的收入也宽裕,逐年上涨的工资,奖金,名目繁多的补贴,变相的灰色收入,私密的小金库,等等。筹码越来越大,一宿一场较量下来,输赢几百元,数千元,甚至也有逾万元。性质由戏赌到赌博,乃至豪赌。愈演愈烈,搓麻将成为公关手段,低端的是笼络关系;高端的则是权钱交易。

     3
    黑龙江打法,山东打法,上海打法,都能通晓一二。大约在2010年,北京的战友演示了北京打法。一下子在京津沪联赛中推广开来,成为圈里人的官方指定打法。我戏称为“中央权威打法”,并且深深地推崇其中的游戏规则,欣赏其中的奥妙。
    上滚“会儿”,只有四个会儿。哪家打出的牌,都可以胡,即叫“点炮”。一家付钱,那两家没有干系。如果自提,才能赢三家的钱。所以,都对自己负责,有时停牌了,但意识到有人停大牌,有凶险,也不得不拆停弃胡。不像天津打法,一人打错,另两家跟着遭殃,一起包赔。经常互相埋怨斥责,“太臭了,瞎碰嘛?干嘛吃的!”经常因为窝火而耿耿于怀,不欢而散。
    大牌有“七对儿”,“一条龙”,“捉五”等。凡是素牌,没有会儿,一概翻番。七对儿中,有一套付是杠,美其名“豪华七对”。或是七对儿单吊“五万”,称为“红五”,也是又翻一番。能够杠开出素的豪华七对,是最大值,是巨无霸。赶上又能自提,那肯定会喜形于色,手舞足蹈。
    手气不佳,不一定输。不胡牌不打紧,尽力少点炮。手气旺盛,经常胡牌,未必能赢。架不住点炮大牌,成果付之东流。自己组合自己的牌,要动用智慧和智谋。打大牌打小牌,必须斟酌再三。安全张或是保险张,是先打出去,还是留着后手,要有心计。是胡旁家点炮,还是等一圈,企盼自提。需要决断的勇气。有可能你还没来得及,抓颗牌,点炮了旁家的超倍大牌。赔了夫人又折兵,懊丧不已。可以说,组合牌的过程中,哪一颗牌都有用,不慎打出去,耽误了停牌,或错失了大牌。另一方面,打出去的每一颗牌,都有风险,甚至是凶险。明明是保险张,似羊入虎口,犹如鱼虾坠入苦海。
   去年,我主张引进黑龙江的“十三幺”和“幺九对”,等同于“豪华七对”和“红五七对”。为一起手牌型不济,尽是风头,尽是十三不靠,给个出路。各种起手的牌型,都有打大牌的几率。融汇旁通,会更有活力与魅力。果然,都多了条选择和机会。牌桌上,愈加扑朔迷离,惊心动魄。

     4
    麻将,与象棋,围棋,是祖先留下来的文化遗产。围棋和桥牌一样,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围棋人口与足球人口差不多,不是那么强盛。象棋是大众文化,既能登大雅之堂,又能介入寻常百姓家。象棋人口,现在还散落在大街小巷,但年轻人恐怕是难以为继。唯有麻将人口,90年代夸张地形容“十亿人民七亿麻”。有一年到成都,真看见胡同里巷处处“天龙阵”的景象。现在,天津的居民小区,有条件的都开辟棋牌室,供居民消遣。逢年过节,家搭子都以搓上几锅麻将为乐事,为天伦之乐。把麻将说是下里巴人,毫不为过。麻将的负面作用很大,不一一累述。但麻将的生命力,很旺盛。早晚会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往开来,不会衰竭。
    麻将桌上,嬉笑怒骂中,人的品性和性格,显露无遗。每个人的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多么含蓄的人,有涵养的人,也掩饰不住。从心底里开怀大笑。从眉宇间愁眉不展。尤其平素亲近的圈里的朋友,会战在一起,时间消磨得飞快。吃喝拉撒睡都不重要,站上风的,巴不得扩大战果。落后的,巴不得扭转局面,把损失降到最低点。反败为胜,也不是没有可能。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在这里,演绎得淋漓尽致。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倒炕,屡见不鲜。比之喝大酒,侃大山,聊大天,不可同日而语。性格冷僻,性情懒散,情趣淡漠,是不会扎在这个堆里,无缘享受这般情景和情趣。
    我这一辈子,与麻将有缘分。乐此不疲,一往情深。
                                                  2018,5,3   新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