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 ❤❤❤
查看: 4916|回复: 0

搓麻将轶事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8-5-6 19: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金山 于 2018-5-7 09:24 编辑

搓麻将轶事  (小说)
      
“‘暗杠’甩‘本一条龙’!”
“‘双五’带‘本龙’!”
“‘金杠’,唔,是‘金杠’。”
半大两瞅着眼前一堆人民币,还未来得及算帐数钱,梦就醒了。梦寐以求的几种最高档次的牌型都和过了,真是过瘾。啊,哈,咦——可惜却是在梦里完成的。
半大两钻进了方方正正的麻将城。从1992年开始,专攻天津打法。1996年他特意在自己的公司办公室里,装修一间豪华型的麻将室。牌友们大都是公司老板。隔三差五,尤其是周末闲暇,高朋满座,高手云集。
其中最有实力的是庞老板。他一夜间可以赢一间独单,也可能输掉一套偏单。此时此刻他又在揣摩着一手大牌。半大两与对门的李老板意识到局势不妙,赶紧连续放生张,以期别人抓紧碰牌。只要有一人形成“混儿吊”,就能铲掉庞老板那虎视眈眈的样子了。
下家的张老板还在磨蹭。李老板放出了两张牌他都应该碰,却没有碰。这时,庞老板笑眯眯地轻轻地推倒了牌,和了。
半大两赶紧瞅瞅庞老板的牌型,呀,是“本混儿龙”。正是半大两的庄家,多掏了一倍的钱。半大两不无埋怨地对下家说:“你怎么不碰呢?你眼拙,没看出庞老板的大牌吗?”
张老板一把推倒了自己的牌,气急败坏地冲半大两喊起来:“我凭什么碰?你看我是嘛牌?‘素捉五龙’!你认便宜吧。”半大两一看果然如是,乐了:“好,好,还真得认便宜。”四个人八只手又熟练地划拉起来。
第一锅庞老板大胜,张老板和李老板各输了三五千元,算是平平。惟独半大两却是黑四圈,一把没和,掉到了“坑”里,成了大输家。第二锅仍不见起色。半大两开始嘟囔起来,一会儿埋怨对门在庄家上面,却总打熟张,让庄家从容地抓牌。一会儿责怪下家净放生张,让庄家碰起牌来格外顺当。庞老板越打越顺手,越打越从容,索性不和小牌了。
半大两的手气越来越不济。有一把牌,立手拥有四个“混儿”,但是饼子,条子,万子轮流上。哪门少补哪门。倒来倒去,换来换去,始终没形成“龙”的模样。他气恼得把牌砸得劈啪响。好不容易连续上了三张万子,有了模样,已经听“捉五龙”了。对门却推倒牌,得意地叫起来:“素五!漂亮!”
半大两再次数数自己的本钱,不多了。他们有个规矩,如果哪家打“立正”了,就是说没钱了,这局牌随时可以结束。输家只能下次“卷钱重来”。还有一句俗话:“赢钱怕吃饭,输钱怕天亮”。赢钱的全靠手气好,但如果半道上离桌吃几口饭,再回来手气就有可能转移他人。输家为什么怕天亮呢?天亮就要散局,没有往回捞的机会了。
半大两既怕那条规矩,又怕曙光既白。想着想着,半大两时值“北风北”,已是最后一把牌。他心里默念着:“老天爷开眼吧,和几把!再不和就惨了。”
他使劲地揉了揉骰子,打出去,滚出来“九自首”,哈,是个吉祥数。再次打骰子,又蹦出个“六”,还是吉祥数。他始终信奉九和六,莫非能时来运转?但毕竟是最后一把牌,半大两底气极是不足。
没成想,庞老板成全了半大两。庞老板打牌是个执着的老手。他不在乎输赢,只在乎心气和名声。两三个“混儿”在他手里,必须发挥最大值,只能和大牌。庞老板手里掐着三颗“混儿”,“混儿吊”没要。想再遛两圈,来个“双混儿五”,或是“杠开吊儿”。让半大两趁机抢先“吊儿”了一把。第二把庞老板又在遛,这次却让半大两抢先和了把特大牌——“杠开甩本龙”。
张老板和李老板看着半大两势头起来,不免着急。越着急越不上牌。不该碰的牌,瞎碰。该碰的牌却不敢碰。庞老板呢?也抓不着“混儿”,停摆了。
半大两开始风调雨顺,求什么牌上什么牌。另三家急眼了,开始拉庄。拉庄意味着升级,越来越惨烈。半大两和到第九把时,一夜的损失完璧归赵,已经从“坑”里爬上来,扭亏为盈。此时天已大亮,半大两左右逢源,游刃有余。这种状态使他又连续和了两把。最后还是庞老板的一把“龙”,遏制了半大两的生机勃发的势头。
结完帐,庞老板落个平平,李老板和张老板相继掉进了“万丈深渊”。半大两竟成了大赢家,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有德呵,老天爷待我不薄哇。”
而且他创造了一项天津市麻坛记录:最后一锅“北风北”,连续胡11把!这个记录延续到2004年,整整抗战8年,还没有人问津。半年以后,他又创造了连续赢13场的卓绝的战绩。这都是半大两的光荣与骄傲。也是他成为许多人“麻坛教练”的资本和资历。
那一两年,半大两的公司业务也相当火暴,连续三年都是盈利的局面,正所谓“牌旺人旺”。半大两索性把麻将作为公关的主要手段。有的人是客户,故意输点。有的人是领导,特意补点。有的人是朋友,刻意赢点。后来干脆赢者归己,输者补齐,皆大欢喜。他根本不在乎麻桌上的输赢了。
打麻将,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人性和人格,还有人的能力、魄力和魅力。还能品出人与人之间的深浅交情。过去人们爱说“酒越喝越厚,牌越赌越薄”,实则不然,半大两认为“酒桌比高低,越喝越热乎。麻桌比输赢,越赌越近乎。”然而,妻子最最深恶痛绝的,最最怕自己的男人沾上赌博的恶习。她明确地说过:“你近赌一寸,我远你一尺。不信,你等着瞧!”她采取了果断的措施,家里的所有存折和证券都严格地控制起来。但,忽视了半大两手里的那张长城卡。
半大两大言不惭地反唇相讥:“老婆啊,君不见,全国上下,天南地北,男女老少,白昼黑夜,有多少人在充分地用满了时间和空间,在搓麻将‘鏖战急’吗?老祖宗留下来的琴棋书画,最普及的恐怕就数麻将了。它有着强烈的诱惑力,强大的号召力,强劲的生命力。你奈之如何?”
五一节前夕,半大两接到了庞总的电话,一通话就听到了他的埋怨:“你怎么回事?手机改号也不告我一声?”
“嗨,为了推掉一些陈年旧事,我临时改的号。我没有买卖了,还是少惹惹的好。”
“那也不能不告诉我吧?你听着,我明天晚上过生日,你务必来!那些老板都想你了。”
1995年半大两的公司陷入困境时,庞老板着着实实地帮了他一把。此情此义不敢忘,半大两赶紧答应:“我准时到。”
那里是过生日?只来了三个老板级的牌友。庞老板笑呵呵地解释道:“我今年挣扎了半年,生意上的困境刚闯过来。手又发痒了,请你们仨人来搓一场。”
半大两仅仅带了5千元,本来用于生日贺礼。如果跟老板们打麻将,无疑杯水车薪。他有点含糊:“我带的钱不多,就打三锅,行吗?”
那两位老板特别痛快:“陪庞老板玩,舍命陪君子嘛,几锅都行。”
又粗又壮的老板姓郝,牌风甚是稳健。从来都是不急不燥,不恼不闹。只是有一条,爱碰牌。牌友们称之为“郝大碰”。他很少和大牌,却也铲掉了别人的许多大牌。又瘦又高的老板姓邹,有自己的一套行牌路数。也有一条,爱放生张。牌友们称之为“邹生张”。半大两也有别号,叫“常捉五”。庞老板的别号最响亮,叫“庞甩龙”。
第一锅打到晚上九时许,半大两的手气最好。牌桌上自己抽屉里的银子,已经“沟满壕平”。他底气足了,行牌如高山流水,越来越顺畅。第二锅半大两乘胜前进,又掖进自己的皮包里整整三捆银子。他心想:“哪是庞老板过生日?这是给我过生日呐。哈哈,给养猪姑娘的钱,以及买曹大夫玉件的钱,这不是都回来了吗?”
风水轮流转。第三锅庞老板开始“阴转多云,多云见晴”。他在庄上连续胡了六把,而且大多是“龙”牌。他也开始用猴皮筋捆银子。半大两尽管吐出去三分之一的利润,毕竟还是大赢家。
郝大碰着实输了不少,但不失英雄本色,一副镇定自若,也可能是故作镇静的样子。邹生张吃不住劲了。他已经让儿子送来了一次钱,这时又打手机,告知老婆:“马上再送两捆来。”大家都听到他老婆在手机里喊:“又输没啦?这么快?你是嘛手?”
邹生张放下手机,严厉地说:“打牌听输家的,咱们再续三锅!”半大两试图脱身:“我明天上午坐飞机去重庆,咱们再续一锅,行嘛?”
邹生张毫不让步:“打了这么多年牌,哪有赢了就走的?”郝大碰一反常态,说的话又苦又涩:“你去重庆找蒋介石去?庞老板到了西柏坡。邹老板呢,就算在太行山上,但家里送钱来了。我他妈的还在爬雪山过草地,还没到延安呢。”庞老板始终没有表态,看样子是默认了。半大两只好打起精神投入到第二场战役。唉,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洒向人间都是怨。
半大两集多年来的实践之大成,摸索出自己的一套牌经。比如“不碰第一颗牌,不轻易碰上家牌。牌好放熟张,牌次放生张。择牌时去一留四和七,去五留二和八,去九留三和六------”不一而足。这些经验中有些规律和概率,他自己烂熟于心,娴熟在手。手气好时往往得心应手。他还练就了摸牌的硬功夫。拇指和无名指捏住牌,中指轻轻一摸,就知道是什么牌。136张牌,只有“七万”和“九万”欠火候,其他张张皆准,无一失误。因此,他打牌时不露声色,别人难以揣摩。
但他有一个致命的软肋,手点上烟,屁股不由自主地来回扭动,百分之百地是听大牌了。别人就赶紧“混儿吊”。半大两在后三锅牌中,足足有20把牌听了“龙”和“五”,都被别人抢先和了。不进钱只出钱,就是坐吃山空了。
他的心情越发懊丧,又犯了数落别人的毛病。别人给他只耳朵,照旧打小牌,打快牌。半大两急了:“你们三位是爷,我服了。我他妈的也和‘混儿吊’!”就手把牌推倒,“我操,四个‘混儿’打了个‘吊’。”郝大碰用眼一瞄,看出半大两的牌有毛病。用手一拦:“你多了一颗四万牌,相宫,哈哈,诈和!”
半大两心里一惊,细看果然“诈”了。诈和意味着甩了颗炸弹,自己即刻间“粉身碎骨”。按规矩,要赔付另三家四倍到八倍的钱。这时天已大亮。半大两整整一夜的奋斗所得,化为乌有,而且还欠每个人几千元。半大两大叫一声:“我操,再续三锅!”
邹生张态度却转变了:“你还有钱吗?有钱就继续,没钱就散伙。”郝大碰随声附和:“先把欠我们的钱还清了,再议。明天你别去重庆了,直接去台湾吧。”
半大两懊恼至及,他猛地站起来,推开麻将桌;猛地用手一提,抬起麻将桌;猛地轮起胳膊,愤怒地掀翻麻将桌。那一张张万子、饼子、条子,还有中发白,东西南北风,轰地一声,四下逃窜,滚向了屋里的犄角旮旯。庞老板也火了:“你疯啦?你至于嘛!我不许你闹杂儿!”从那以后,半大两从老板级的牌友圈里消失了。这位教练级的麻坛高手的丑闻,沸沸扬扬,尽人皆知。
毕竟打了30多年的麻将,一时撂不下,半大两降而退之,打起了小牌。一场输赢两三千元,还能承受,叫做量力而行。然而,当年风采不再,愈发英雄气短。他祭起“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撤”的方针,场场应付。再后来,又改成了“打不赢就撤,打得赢也跑”。别说打九锅,能坚持打三锅都少了。
玩麻将这个强项不行了,半大两又玩了一次自己的弱项“诈金花”。这种玩法全凭胆量,高手拿着“孤A”能吓跑“对儿”和“顺儿”。但是两家或三家都是“金”,那么再好的牌也可能输了大钱。半大两有一把抓到了三张梅花,领衔的是“K”。心想胜券在握了,与另三家展开了角逐。转了两圈,谁也不肯退出,半大两这才有些含糊。他琢磨那两家可能也是“金”,甚至有一家可能是“顺金”,还不排除出现“BOSS”。难得抓到手的“K金”,轻易退出心有不甘。万一自己点数最大,跑了岂不被人笑话?而且,岂不可惜?
这时牌桌上已经摞起厚厚的筹码,谁赢了都非同小可。周旋到第三圈可以同时开牌了,有一家是“大顺儿”,还有一家是“七金”,只好叠牌了。只有一家也是“K金”,但第二张是“Q”,半大两是“J”,只输了一个点,输得窝囊啊!
他不时地想起在澳门蒲京赌场、马来西亚云顶花园,还有美国拉斯维加斯的威尼斯大酒店,玩“21点”那心惊肉跳,昏天暗地的感觉。最后不得不忍痛离去,落魄而归。不由地喃喃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长痛不如短痛。输吧输吧,输疼了才过瘾,才痛快,才能刻骨铭心。半大两仰天长叹:“各路英雄豪杰,我方唱罢你登场,各领风骚三五年。逞强不得------”牌友们对这位久经沙场的“末路英雄”,又是叹惜,又是惋惜。
他的妻子感觉不对劲儿,问半大两:“你怎么不打麻将啦?不会是金盆洗手吧?我看你五脊六兽的,怎么搭拉爪了呢?怎么塌了秧了呢?怎么走鸡了呢?”
半大两心中的火气陡然而起:“你得啵嘛?你戗戗嘛?我告诉你,别跟我炸刺儿,别跟我熬鳔!行嘛?!”半大两对妻子瞪了眼以后,不但没有轻松,反而阵阵惆怅和失落,时而涌上心头。
                                                               2006,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