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通知】新程序启用,请老会员登录并修改头像,新会员注册请点击“用微信账号登录”,具体方法点击此公告。2017前程序将仅供浏览,域名50.shart.cn,如果打开异常请清理缓存或换个浏览器。
查看: 1115|回复: 0

90后骑士,寻找世上的另一个我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8-5-20 08: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90后骑士,寻找世上的另一个我
探访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交换彼此的梦想
2018年5月20日 北京青年报
   
    “如果哪一天我有了孩子,绝不会让他走这条路。”说这句话的时候,杨帆是发自内心的。
    曾经在高速路上被大卡车迎头撞上,醒来人就坐在着火的车里,挂在树上;也曾经被外国警察关进阴森监狱,只能吃冷肉、喝糊状的粥;还曾一度受伤陷入昏迷,被推进手术室,出来后手指差不多废了,连勺子都拿不起来……
    但这一切并没有阻止这个90后大男孩,用最疯狂的方式走遍世界,寻找“另一个我”。
    “世界上可能有另外一个我,正做着我不想做的事儿,过着我无法想象的生活。”
    6年前,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让杨帆开启了“疯狂找人”之旅。
    横穿欧亚大陆,一辆摩托骑行两万五千公里,只为将这些年轻人的生活公之于世——
    蒙古的芭森扈,21岁就初为人母,为了养孩子和丈夫两地分居,挣钱谋生,她仍然没有忘记如何微笑。俄罗斯的马克斯从来就没见过父亲,13岁就被母亲抛弃,从小在孤独中长大,独自在社会上闯荡,生活的阴影却没有压弯他向阳的脊梁。
    比利时的马丁,他每天坚持健身,是一个英气十足的肌肉男,你不会想到,他是个妥瑞氏综合症患者,曾在死神面前捡回一条命。
    芬兰的汉娜,冰岛的黑尔马,爱沙尼亚的米噶……目前,这些人的名字还在增加中。起初,你一眼扫过去,会觉得这些人的命运并没有任何共同点,唯一能给出解释的,是那串神秘的生命密码:19901005(1990年10月5日,杨帆的生日——编者注)。
    也正是因为这个数字,他们的故事得以共同串联成一部纪录片的名字——《世界上的另一个我》。这部纪录片在豆瓣评分8.9,导演杨帆。
    2012年5月,还不满22岁的杨帆躺在床上,脑袋里冷不丁冒出一个念头:“我想去寻找那些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探访他们的生活,交换彼此的梦想。”
    于是,这个习惯了“想到就去做”的大男孩,骑着一辆挎斗摩托车,收拾完简单的行李,就出发了,目的地——环游世界寻人。
    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行事风格太过疯狂。不过,循规蹈矩从来都不是这个90后大男孩的人生信条。1990年10月5日出生的他,被朋友们用“剑走偏锋”来形容。13岁,他就从成都骑自行车2200公里到过拉萨,一回到家,这位原本当班长的“好好学生”就申请了退学,理由是:“我从小的愿望就是做一名电影导演,既然一定要做,为什么不提早准备?”
    谁都觉得他这是疯了:“你退学之后,肯定得学坏,这辈子就完蛋了。”杨帆偏不信:“人生只有这么一次,有N种活法,凭什么不能选择一条小路?”
    那会儿的杨帆,在家里靠着一本辞海,钻研两面墙的电影资料就是日常;在外头,他跟着父亲去沙漠、原始森林拍摄纪录片……很快,小小少年就掌握了摄像方面的技术。
    16岁,杨帆拍摄的处女作纪录片《在黑暗中奔跑》获意大利米兰国际体育电影电视节提名;17岁,出版30万字作品《在黑暗中奔跑》;18岁横渡琼州海峡庆祝成人礼;20岁,参与拍摄记录姚明和上海男篮的15集纪录片《赛季》……
    杨帆的活法的确与众不同,这样一来,也就不难理解他“环游世界寻找同年同月同日生人拍摄纪录片”的疯狂举动了。
    90后妈妈的坚韧,被遗弃却敢爱的少年,不完美却快乐的妥瑞氏综合症患者
    不过,要到世界上找到另一个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挎斗摩托车看似炫酷,实际上骑行途中无论是驾驶还是修理,对锤子都很少摸的摩托车菜鸟来讲,都成问题,为此杨帆在出发前还专门去上了培训课。
    没想到,正准备出发的时候,去往欧洲的签证被拒签,来来回回折腾了很久,手里攒着已经办下来的蒙古和俄罗斯签证,杨帆把心一横:“不管了,先上路再说。”
    第一站是蒙古。
    伴随着摩托车的轰鸣声,杨帆穿越边境线,来到了蒙古大草原。“因为地势特别复杂,沙漠、搓板路、不知名的陡坡……我感觉不只是车的螺丝散掉了,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要散架了,途中还经历了一次大翻车。真是‘天堂般的美景,地狱般的路’”。
    终于抵达乌兰巴托。但要在350万人里找到与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如同大海捞针。杨帆去过音乐厅、模特T台、摔跤场,到电视台登过新闻,在网上发布过找人视频,还是没找到想寻的那个“另一个我”。直到最后不得不跑去警察局户籍科挨个打电话,才终于有了眉目。
    在众多与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当中,杨帆选择了芭森扈,“可能是因为她的人生角色很特殊吧,那会儿,她即将成为一名90后妈妈。”
    2012年7月28日,杨帆和芭森扈在蒙古草原上见面。“芭森扈当时虽然已经怀孕7个月,挺着大肚子,但她翻身上马一点也不吃力,她还能驾驭着马儿在草场上一边来回遛弯儿,一边跟身旁的家人谈笑风生。简直太酷了!”
    要生娃了,会不会不能弯腰、不能洗衣服扫地烧开水?对芭森扈来讲,这些禁忌是不存在的。“她干起活来一溜儿一溜儿的而且没有家人逼着都是姑娘自己主动要干的。而且,打小生长在草原,即使路途颠簸,她也很乐意坐在我的摩托车上来一场草原之旅,如果不是怕家人担心她甚至都想自己来开。”杨帆当时心里却在打鼓:万一颠簸来颠簸去芭森扈生了咋办?
    回头一看,姑娘正忙着看风景呢。
    或许在大多数中国人看来,21岁就生孩子有点太早了,但在蒙古这是非常普遍的,因为这个国家是鼓励生育的。虽然,头一回当妈妈的芭森扈就遇到了麻烦事:腹中的孩子被医院诊断为胎位不正;虽然,第一次剖腹产,她也害怕得想哭;虽然,家里条件并不是那么富裕,为了养娃必须跟丈夫两地分居……但当真的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母亲之后,这个21岁的姑娘除了内心更加柔软,思想也变得比从前更加成熟,更加有责任感,“从前住在家里,什么事家里父母多少都能帮着做点,现在我们想盖个自己的房子,辛苦的生活每个人都会面对,暂时的没房子、没钱算什么,每当看到孩子就能给我带来一种幸福感,况且只要努力,无论什么困难都会解决的。”
    这就是90后妈妈芭森扈的故事。杨帆说,“生命的轮回真的很奇妙,正如我和芭森扈,21年前,我们落在了同一个人生起点,却拥有不同的人生。而这样奇妙的缘分,在之后的岁月中,会一直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在俄罗斯,杨帆没有再大海捞针地去寻找和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因为他可以借助社交网站发布消息。
    当看到网上的寻人启事之后,小伙马克斯第一时间给杨帆发来一封长信。
    和蒙古女孩芭森扈相比,马克斯的身世有些悲惨,芭森扈家虽然不富有至少家庭完整、和美。而马克斯呢,13岁,他的单身母亲就不告而别,只留下一张照片给他。当个人在少年时只能面对命运的阴暗面,他还能笑出来吗?去见马克斯之前,杨帆心里有个大大的问号。
    马克斯说,自己就是在孤独中长大的。这个身上纹着一只流浪狗的少年,谈及父母,眼神从来都是一片茫然。
    在大多数人眼里,像马克斯这样一个人闯荡社会的孤儿,十有八九会成为街头混混,不良少年,每天上演打架闹事,进监狱的桥段。然而,马克斯却似乎因为从小缺失了父母的关爱,反倒更加珍惜生命里那些柔软和温暖的事物。
    在马克斯居住的地方,养着一只猫咪,在这个小可爱面前,他从不吝啬自己的宠溺和微笑。比起打架闹事来,马克斯更喜欢在运动中释放多余的精力。他的另一大爱好是唱歌,特别喜欢重金属音乐,除了经常在家里自娱自乐之外,他还会拉上朋友一起来开一场音乐派对。
    父母糟糕的爱情,并没有妨碍马克斯对爱情心怀期待,相反让他更珍惜爱情。当他在网上邂逅了一个画画的女孩之后,便不远千里去和女孩见面,带她一起坐小火车,逛公园,盯着她发呆……爱情更让他找到了生活的动力,在城市里漂泊一段时间后,小伙子决心回到家乡,认认真真学门手艺:到寿司店当厨师学徒。“生活已经够糟糕了,如果可以,我还是想生活朝着更好的方向走下去。”
    而在比利时,杨帆遇到的另外一位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小伙马丁,就没那么幸运了,他是一位妥瑞氏综合症的患者,有生以来的二十多年都被病痛折磨着。“这样的人生充满了绝望。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抽动,无法控制。”
    马丁见过80个医生,吃过130种药,但身体依然没有一丝好转,就连医生最后都对他说:我们无能为力,不要再付医药费给我们了。
    因为这个病,马丁曾一度抑郁到绝食。“是妈妈和爸爸救了我,当时妈妈受不了了,她对我说,现在我来喂养你,无论怎样你还能吃东西。然后把蔬菜和胡萝卜榨成汁,熬成汤,一口一口喂我,我才慢慢好转了。”马丁回忆说。
    虽然医生已经放弃了他,但父母没有。马丁不想看到父母为他伤心:“有些事你别无选择,我天生就有这个病,这不是我的错,但是我不能回避它,我必须战斗。”
    当身体成为痛苦的源头唯一该做的事就是去驯服它。马丁开始疯狂地健身,俯卧撑、举铁、跑步……“我想变成全世界最健康的人,我想有很多肌肉,变得更加帅气。”马丁说。马丁爱上了健身,让身体也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他变得更加自信乐观,射击、唱歌、滑滑板,每样他都能来一点。马丁还弹得一手钢琴,原创过100多首音乐作品。他还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一个音乐工作室。虽然自始至终都是孤独一人,连个朋友都没有,但他依然乐此不疲。
    尽管,偶尔发病时眼前的电脑屏幕都会被敲烂;尽管,他试着勇敢追求过女孩,最终还是因为这个病被无情地拒绝。但这一切都无法阻挡他用力地活下去。“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现在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行动起来改变现状,也许我无法拥有完美的人生,但我可以拥有一个快乐的人生。”因为先天疾病,马丁做不了身体上的强者,但是他却成为精神上的巨人。
    “天空中不仅有大气层,还有很多梦想,人要在梦想里挣扎。”
    大半年时间,杨帆探访了12个国家,拍下17个与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的故事。这期间,也没少经历狗血的剧情。
    在芬兰他去学校搜寻、去大街上卖包子、贴海报……经历过一个月都没找到“另一个我”的窘迫;在去印度的路上,机票买好就只差登机了,结果被人放鸽子,只能顶着瓢泼大雨灰溜溜地回家;在俄罗斯,回程的高速路上被大卡车迎头撞上,醒来的时候人已经挂在了树上,车子起了火,慌忙爬出来,只能穿着秋裤狼狈地站在冷风呼啸的公路旁,还被警察带回了拘留所,体验了一回“蹲大牢”的滋味。
    “这些还不算什么,最惊险的一回是因为意外,右手螺旋式骨折,胳膊上留下将近20厘米的伤疤,人陷入半昏迷状态,醒来之后,手差不多残废了,一度连勺子都拿不起来。”
    即使这样,依然没有阻挡杨帆一腔热血地寻找“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带着伤疤,这个“90后骑士”继续上路。因为“纵使天高路远,仅以摩托车为伴,却能在未知的旅途中和另一个自己相遇,发生一连串奇妙的故事,想想已经足够令人心潮澎湃。”
    于是,杨帆的纪录片在第一季播出之后,又有了第二季——他远赴欧洲跟12个出生在同一起点的人碰撞出火花。
    二十多个国家,两万五千公里的骑行旅途,在这两季纪录片的拍摄过程中,杨帆说自己接受过世界上不可复制的温暖——在贝加尔湖边的夫妻送他美味的咸鱼;一对年轻的恋人帮他找到了火花塞摩托店的老板帮他换上好的边轮……也体验过从未想象过的风土人情——和爱沙尼亚的朋友一起享受自制苹果酱、自制酸黄瓜、自酿啤酒;和西班牙的戏剧精灵苏珊娜一起在逆光中捕捉落叶的诗意;和专业飞伞的教练员一起在瑞士的大雾弥漫中起飞;和永远活得热烈潇洒的乔治娅在罗马的沙滩上肆意“纵火”;和冰岛沙发客宫厘在零下三十摄氏度的雪地上疯狂裸奔……
    更重要的是,杨帆感受到,这些与他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虽和他拥有不一样的皮囊,却有着相似的灵魂,“他们用不同的方式激活生的勇气与信心。”——午夜红伶苏珊娜执拗地完成替补到主演的蜕变;“秘密”酒吧的调酒师马克西姆为调酒技艺痴狂;看似不羁的喀秋莎却酷爱芭蕾,她的手臂上纹着她的座右铭:“最简洁的回答就是去做。”
    “最简洁的回答就是去做。”杨帆觉得这句话用来形容自己“寻找世界上的另一个我”的行为,再适合不过。
    想到就去做到,为了将生命里看似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即使挥霍青春的烈焰也心甘情愿。“因为那些你在路上看过的风景,认识的人,都会化为无形的力量,沉淀在你灵魂的最深处。”
    让杨帆有点小自豪的是,第一季拍完之后,纪录片作品就登上了央视,第二季更是有姚明和高晓松捧场。在以评分严苛出名的豆瓣上,网友也打出了8.9的高分。
    不过,“90后骑士”的寻人之路并没有停止。如今,他又出发了,为了筹备《世界上另一个我》第三季,这一次,他将去南美洲寻找他们的踪迹。
    杨帆说,自己不知道寻找的终点会在哪里,但他坚信:“天空中不仅有大气层,还有很多梦想,人要在梦想里挣扎。无论如何,一定要忍耐,等待某件事发生,等待某个奇迹。”
    本版文并供图/司马(@有束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