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 ❤❤❤
查看: 1340|回复: 0

郑静雯:我与梅葆玖先生相遇的日子

[复制链接]

119

主题

318

帖子

320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09
发表于 2019-3-19 12:5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郑静雯:我与梅葆玖先生相遇的日子
——祭奠梅葆玖先生逝世3周年


  “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一曲京剧《大唐贵妃》主题曲“梨花颂”的演唱,让我与著名京剧梅派艺术嫡系传承者、京剧艺术家--梅葆玖先生结下了一段情缘,终生难忘。

1.jpg

  2015年的11月初,我接穆兄的电话,约我在26日下午2:00到岳阳路上的“教育宾馆”与梅葆玖先生见面。还叮嘱我带好演唱“梨花颂”的音乐,以便梅先生辅导。
  先前穆兄说要介绍我与梅先生见面,我好像没有怎么多想,可真的要见面了,我突然有些惶恐起来,想的很多、很多······
  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的后代、嫡传梅派的京剧大师——梅葆玖先生,要指导我?指导我这位平常、平常的再平常不过的戏曲爱好者?一位才学得京剧《梨花颂》演唱皮毛的普通歌者?我有点儿不信,更有点儿不自信了。但是,想到能得到大师的指点,能亲聆大师的教诲,那兴奋的劲儿又上来了。我赶紧找出先前珍藏的十集大型电视文献纪录片《梅兰芳》的纪念版,想着见面了一定请梅先生签字。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提前来到了“教育宾馆”。
  穆兄比我到的还早,告诉我梅先生正在接受采访,结束了我们就可以进去了。我还是好紧张。不一会儿,房间的门开了,只见梅先生送那位记者,一直把他送到电梯口。等他回到房间门口,在他柔和的“让你们等久了,让你们等久了”的话语中,一起进入房间。也许就是他说的那句话,也许是看他送记者时那谦谦君子的温良,我紧张的心一下子松了下来。穆兄把我们一一介绍给梅先生,当介绍我唱《梨花颂》时,梅先生主动伸手一边与我握手着一边说:“好啊,好啊”。见到梅先生这样的谦和,平易近人。我们顿时就想和大师先合个影。梅先生知道我们想与他合影时,他成了指挥者,说:“这房间里拍照效果不好,我带你们到下面大堂去拍吧”。随即,带我们四人乘电梯下楼到了大堂。
  
2.jpg

      拍完照片,我们返回房间时,梅先生被一位正在开艺术研讨会的昆明女大学生碰见认出后,要求拍照留念时,他毫无一点儿大师、名家的派头,整理好衣服,在电梯的走廊里,找了一个较亮的地方与她拍照。这一刻,他的一举一动,似长辈、又像兄长,我那紧张的状态,早早的跑到九霄云外了。
  紧接着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那么的欢快、愉悦,没有让你感觉陌生。他说话轻声轻气,和蔼可亲,像一位师长娓娓道来。与我们一起聊,聊他小时候学戏时的顽皮,聊父亲演出时的严厉,聊那个特殊的年代遭受不公平待遇时,他说的那样的风趣、无奈,逗得我们哈哈大笑;聊这些年的改革开放,他是那样精神抖擞,看不出已是八十有一的长者;聊国粹京剧,那有吟有诵,一招一式,俨然是位大师、艺术家。聊到兴奋时,他还夹着上海话,拿出自己与父亲梅兰芳先生的戏照,签字后一一送给我们。

3.jpg

  我赶紧拿出带着的那部文献纪录片的解说词本,让他签字。他说:“你有这个呀,这个纪录片很好,完整的记录了我父亲的一生!”我小心翼翼的拿着梅先生的签字吹干,生怕弄脏弄模糊了。

4.jpg
  
  时间过得很快,接下来他还有其他活动。我得抓紧时间请他辅导哇,原本放松的心又被拎了起来。恰恰碰到手机信号不好,用手机的伴奏音乐放不出来。他说:“没关系,没关系,你平时怎么唱的,就怎么唱。”那时的我,啥也不想了,拉开嗓子清唱。我知道,开始唱时的声音是颤巍巍的、抖抖的,到后来,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放开了。他一边听,一边用手打着板,然后轻轻的说,慢一些,再慢一些,结束时,没成想梅先生还鼓掌了。我知道,这是在鼓励我这个业余爱好者呀。

5.jpg

  他询问了我的一些情况,我告诉他,以前工作之余爱唱民歌,退休以后,参加一些文艺活动,除了唱歌,还喜欢唱戏曲,就是因为看过上海京剧院演的《大唐贵妃》,那音乐、那舞美、那演员唱的特棒,我很喜欢,就学唱了主题曲“梨花颂”了。接着,他告诉我,演唱时一定要稳得住、不要急,按着音乐的节奏慢慢演唱,把演唱当做一次享受,(那是一种何等的境界?)我不时的点头;他还告诫我,每次演唱时,自己一定要把伴奏U盘带着,以防不测;还告诉我,他将筹谋策划拍摄艺术电影京剧《大唐贵妃》。我轻轻地说,到时候一定带我去看拍戏哦,他笑着点点头······。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们意犹未尽,可梅先生要出席下一个活动了。一个下午,活动一个接一个,没有时间休息,还让我们耽搁了2个多小时。临别时,他说:“等明年(2016年)3、4月份,为拍摄艺术电影京剧《大唐贵妃》,我要在上海住上一段时间,到时候我们再见面!”我们依依不舍的与梅先生道别,离开了宾馆。
  那天以后,我都遵循梅先生的要求,把每一次的演唱,当作一次人生的享受,细细品味、慢慢咀嚼梅派京剧的韵味;把每一次的演唱,当作自己的工作,随身携带音乐伴奏U盘,以防不测。我耐心的等待,耐心的等待,等待来年的春天,等待来年的3、4月份春暖花开,梅先生来上海,我们再见面······
  可万万没有想到,等到来年2016年3月底时,得到的却是梅先生生病住院的消息,而且很重很重。除了报纸上刊登了一则消息后,再也无法得知其他情况。在梅先生住院抢救治疗的日子里,我每天注意新闻播报,希望能听到梅先生的好消息,希望能听到他醒来的奇迹······幸亏穆兄被请去京城,一起参与了陪护照顾事宜,心里好像有了些希冀。为了慎重起见,我也不便多打听,偶尔得知一些情况,穆兄嘱咐我,一定以报道为准。一天又一天,在等待与焦虑中,度过了难熬的二十多天······
  不幸还是降临了,2016年4月25日梅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
  能与梅先生相识的机缘,还得从2015年6月说起。那时,我所在的“黑土情知青艺术团”受“意大利宋庆龄基金会”的邀请,前往意大利罗马参加“全球第四届宋庆龄基金会”的年会演出,有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地区的华人、外国友好人士参加。会上,当我一开口“梨花开,春带雨······”,身穿大红色、金色凤凰刺绣的贵妃服饰登台演唱时,受到人们热烈的掌声、叫好声,瞬间一种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音乐没有国界,国粹京剧也能走向世界。第二天,我们马不停蹄的赶往米兰,参加意大利米兰世博会中国联合企业馆的驻场演出。一曲“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的演唱,又呈现了温暖、热烈的场面。当我穿着那套大红色的唐装,当舞蹈演员们穿着翠绿色舞蹈《茉莉花》的服饰,手拿翠绿色纸伞,排着队走向中国馆时,成群结队的外国朋友,手里拿着彩色的小旗,跟随着我们,拉着大家拍照,还有一位华人留学生,从包里拿出一面较大的五星红旗,抢着与我们合影留念······。

6.jpg

  那一刻,我们都成了明星;那一刻,我们为自己的祖国骄傲。
  回到宾馆,大家都幸福的回忆着这几天的活动。同行的队友穆兄找到我住的房间,激动的对我说:“小郑,你唱的很好。回到上海后,我一定要把你介绍给梅(葆玖)先生,让他辅导你演唱。”“真的啊,好的呀!”就这么一说,我居然梦想成真!
  感恩生命中的相遇,让我的回忆充满温暖,因为您来了,因为我遇见。现在,每当我登台唱起“梨花颂”时,大师的音容笑貌总浮现在我的眼前;感恩大师的教诲,短短的二个小时,让我在学艺的生涯中,难以忘怀。梅先生虽驾鹤西去,但您留下的宝贵遗产,我们一定永远传承下去、永远传承下去、永远······
  
  郑静雯  草于2019年2月18日
  照片提供者:吉 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