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 ❤❤❤
查看: 874|回复: 0

说说【谊厚公寓】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9-3-20 12: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金山 于 2019-3-30 19:38 编辑

说说【谊厚公寓】
                            宋金山

    友谊路街,处在天津市政治和文化的中心地段。平江道上的“谊景村”小区,是天津社区的窗口和门面。国家级的领导人视察,是首选之地。友谊路南段的“中乒公寓”小区,是高档的居民社区。夹在其中的平江南道的“谊厚公寓”小区,只有112户人家。20年来,不显山,不露水,默默无闻。这个只有区区3栋楼房的小区,很低调,很平和;却有着不平常的经历,不平凡的故事。

   我是2000年第一批入住的业主,住在带有电梯的9层楼的1号楼。南面有两栋6层楼的2号楼和3号楼。112户人家中,有一多半是企业员工的家庭。只有部分家庭是公务员,事业编,极少数的私企老板。居民成分的构成,决定一个小区的格调和层次,甚至生活的质量,还有所在商品房的置换价值。
   近日,我以“非著名”作家的名义,私访几位业主自治委员会的人物。所感受到的心情,很不平静。且听我细细道来。

                            壹                           
     一号楼住在 7楼的申大爷,是新中国培养的典型的知识分子。他名字申伯熙,1932年生人。1952年至1956年在天津大学水港系就学。毕业后分配到交通部航务工程勘察设计院,后来提拔到高级工程师,负责技术的副总,参与全国深水码头的勘察设计工作。他老人家讲课的课时费,相当不菲。退休后,又被聘用许多年。
    申大爷高高的个头,走起道来目不斜视。他不苟言笑,极少与人搭讪,不扯闲篇,不叙家常。几年过去,因腰椎管狭窄,成了驼背老人。但仍然坚持每天疾走2公里,到图书馆看书看报2个小时。
    谊厚公寓原本由开发商的物业公司管理,因收支不抵,撤出。先后更换五六个物业公司,越来越“脏乱差”,业主纷纷不满意。2011年1月,产生第一届业主委员会。79岁高龄的申大爷临危受命,推选为主任。到2014年,根据国家【物权法】,经过业主代表授权,毅然决然宣布“业主自治”。申大爷80多岁高龄,为小区呕心沥血,四处奔波,创建许多“想不到”的成绩。
其一,艰难地要回房屋维修基金
    2011年,因房屋漏水,许多业主拒缴物业费。物业公司无奈。申大爷和史处长(后面还要提及的主要人物),找开发商,查档案,到河西区和河东区法院起诉。这是一项系统工程,首先征得所有业主的同意,签字授权。其次评估测算追缴房屋维修资金的额度,提交被告开发商的信息材料真实无误,法院才准予立案。缴纳诉讼费2700元后,又聘请专业律师给予指导。

    司法程序开始后,我俩跑了几十趟,历时一年,索回23万元。为全体业主在天津市房屋维修中心,建立自己的户头和档案。从根本上解决了“老大难”,是所有商品房社区鲜有的一例。
    其二,不失机宜地提升小区改造
    2014年,天津市大规模提升旧楼小区改造,为期三年。本来商品房不在其列。但有一条政策规定,“业主自治”的小区可以考虑。申大爷和史处长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找街道办事处和区政府,反复地申述和陈述理由。在居委会顾主任(后面也要提及的主要人物)的倾力支持下,获准纳入区政府的计划之中。
    这次提升改造,有着里程碑的意义。院里重新铺设管线井盖,标准地砖,院墙装饰。搭建自行车棚,规范私家车位置。把原来简易房的门卫室,改建成接有暖气的正规的房屋,设置自动的门区栏杆。小区面目焕然一新,井然有序。
    关键的是,改造4楼以上的二次供水。二次供水弊端很多,水源用38立方米的蓄水池,水质不达标。抽水泵24小时运转,噪音扰民。借这次东风,撤掉陈旧的增压泵,改为直接用自来水管道,成为一次用水。不但消除令人烦躁的噪音,而且大幅度地节省电费。每个月1000多元,降到300多元,一年节省1万多元。更为重要的,及大地改善了水质,保证业主用水安全。
    还有关键的是,三栋楼的楼顶,重新铺设保温层,重新铺设防水层。采用优质油毡,采用新型工艺技术。每个夏季,顶层平均降温3至5度。楼道里,更换对讲门,规范电柜,彻底粉刷一遍。电梯也更换电缆,寿命延长10年。利用这次机会,节省了业主们的房屋维修资金。
    申大爷一鼓作气,动用业主委员会的结余钱,在小区安装11个先进的摄像头。全方位,全覆盖,零死角。彻底防范入户盗窃,杜绝丢失私人财物。最大范围地增强了小区的安全感。
    施工近一年的时间里,申大爷没有睡过安稳觉。带着各门栋的楼长,挨家挨户作工作,全力以赴配合施工单位。半夜三更,迎来送往水泥搅拌车。凌晨黄昏,慰劳农民工。期间,还要排除意想不到的干扰和麻烦。
    申大爷今年已经87岁。看着他老人家谈吐清晰的思路,怡然自得的神态,我心里暗暗称奇,不由得肃然起敬。
    老爷子毫无倦意,言犹未尽。扳起手指,说出一连串的数字:“我们小区,经过几年的积累和努力,物业费每平米每月0.60元,降到0.40元。车位费一直坚持每月80元。电梯费每户每月,由0.60元降到0.40元。2018年,引进电梯间屏幕广告,每年收取广告费用几千元。每户的电梯费又降到0.20元。节流开源,减轻业主们的物业费,是多大的好事。与任何一个小区相比,我们的费用是最低的。”说到这里,申大爷流露出老龄人难见的自豪感和成就感,得意地笑了。
    是啊,别说文化中心这样的黄金地段,全市任何一个商品房小区的物业费,都在节节攀升。唯独“谊厚公寓”,不升反降,是个不显眼的奇迹。这个小区的业主们,享受到“业主小区自治”的红利。
    我不禁问道,您年事已高,儿女们一直劝您歇歇脚,是什么想法支撑您到现在?
    申大爷宽心地说道:“我一辈子搞技术,讲求严谨和质量。见不得小区乱,更见不得脏乱差。几届物业公司纠纷不断,业主怨声载道。政府号召业主自治,我被推选出来,自然要拿出力气来。子女和老伴心疼我,我就跟他们讲一句话,我家不是也受益吗?”
    申大爷转而又说到:“我一辈子讲究数据和依据。关于小区的所有文件和档案,我都掌握一份。国家的【物权法】,开发商的图纸,房管局的规定,等等,我都精心保存。这叫言之有据,行之有规。我在2018年写了述职报告,报给居委会主任。我们的所作所为,都经得住政府和业主的检验。”
    我贸然地问道,您是优秀的党员吧?一辈子获得的荣誉不少吧?
    申大爷丝毫不介意:“我的家庭出身和上一辈的社会关系,一言难尽。入党嘛,一辈子未能如愿。这把年纪,不考虑那些了。身前身后,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小区广大的业主,足矣。”

    啊,可亲可敬的老人,太难得了。

                         贰
   我登门拜访小区里唯一的军人,人们叫惯他“史处”。史处长1952年生人,属大龙,名字史龙生。1969年参军入伍。在天津海军某部摸爬滚打几十年,2002年退休。是军代表局管理处处长,师职大校。史处长仪表堂堂,举止稳重。很难看出他也是奔“70岁”的人了。更想不到,一位带兵几十载的大校衔的军官,在小区业主委员会里,呆了10年。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军地两栖”人才。
    我问道,你怎么会到“业主委员会”去?与你一辈子的职业操守,格格不入。怎么进入这个角色?
    史处长神色坦然,用他惯常的军人的语速和语调,讲出来龙去脉——
    2008年,成立小区业主委员会。被几位要好的邻居推选入局。我在部队退休后,落了一身的闲职。担任军休所的党支部书记,负责几十位校级军官的退休活动。兼任支部“关心下一代”工作,还受聘社会上的工商所监督员,等等。比在部队供职时还忙。小区的事,都是婆婆妈妈,鸡毛蒜皮。开始时,我尽量不掺和事务性的事。
    2011年,物业公司与业主的矛盾,日益激化。突出在楼顶维修,没钱施工。申大爷挺身而出,邀我配合,找开发商讨回业主的权益。一发不可收拾,难度越来越大。我的私家车当着公家车,拉着申大爷,跑了数不清的路,数不过来的部门。坚持下来,才啃下这块“硬骨头”。
    讨回23万元,物业公司却打起了主意。编排一份水分很大的维修三座屋顶的预算,谎报30多万元。意味着23万元搭进去,每户业主还要摊钱。申大爷和施工队接洽,才摸清其中有10多万元的猫腻。业主委员会的成员们,与这家物业公司理论,为什么坑害业主的钱?嗨,这家物业公司,竟然卷款两万多元跑了。我拉着申大爷又继续跑法院,诉讼起诉,“宜将剩勇追穷寇”。

    在一年多的过程中,申大爷深深地打动且深深地感染了我。老爷子这麽大的岁数,为了谁?我作为职业军人,岂能无动于衷,袖手旁观?
    政府号召“业主委员会自治”,习总书记在两会上重视有关民生的【物权法】。我们几个商议,索性“自治”。因为,物业公司都要利润,与业主的天然矛盾,就像家庭中的婆媳关系,很少融洽,很难弥合。这个动议,汇报给居委会顾主任,不谋而合,一拍即合。于是,我们重新分工,整合一套全新的制度和管理办法。在这几年的实践中,获得大多数业主的认可。连续三年业主缴纳物业费,每个季度都达到97%。这是硬指标,硬数据,硬道理,恐怕别的小区都难以企及。
    2014年小区提升改造中,持续一年的施工期,老爷子殚精竭虑,既操心又操劳,为小区做出难以估量的贡献。有些明面上的事,业主们能够看在眼里。更有些摸不着的事,只能印在我的心里。业主委员会的邓姐,杨大爷,还有参与其中的胡姐,王大爷,等等,都心中有数,感佩不已。这一次提升改造,政府动用200多万元,业主们享受到实实在在的实惠。
    2016年换届,我本来打算卸任不干了,实在忙不过来。但居委会顾主任,还有业主代表们,一再动员我,再干一届。申大爷已经84岁,大家一致挽留他担任“名誉主任”。于情于理,我只好也只能接过申大爷的班。小区事务离不开申大爷,其中有老人家的多少心思和汗水,我心里有一本账。我们俩已经成了忘年交,结下深厚的情谊和情分。我们已经是“患难之交”,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是近在咫尺的“朋友加兄弟”。
    史处长侃侃而谈,我洗耳恭听。一席话,解开我心里许多问号。一位年事已高,新中国一代知识分子;一位饱经沧桑,新中国一代军人,本来陌不相干。却在【谊厚公寓】相识相聚,交集在一起,成为【谊厚公寓】的公众人物,成为100多户业主的公仆和权益捍卫者。

                       叁

    半个月前,我就约邓姐采访。邓姐,名叫邓永明,是仪表厂的工人。她也是1952年生人。企业不景气,早早地办理退休手续,享受最低线的养老金。平时,邓姐总是笑声呵呵,笑容满面,听不到对此的一丝怨言。看得出她是心里敞亮的人。
    她很忙,几次都推脱。无意中说出缘由,你就写写申大爷和史处,还有顾主任。我没有什么可写的。我采访她,本意是重头戏。因为邓姐始终站在第一线,业主委员会的日常事务,小区里事无巨细,人财物的繁杂忙碌,都落在她这位“常务副主任”身上。她掌握的第一手材料最详实,也最真实。邓姐是小区里的焦点人物,也是亮点人物。
    一个小区,是浓缩的社会缩影。五行八作,能人高手,都蜗居在“一亩三分地”里。每家都有故事,都有阅历背景。有祖孙三代同居一室,杨大爷已然四世同堂。也有孤寡老人,老弱病残。俗话说,一个人一个活法,一家一个过法。难免会有矫情,纠结和过节。
    小区里发生最多的矛盾,是私家车车位不够用。许多家庭一户两车,仅有的43个车位,10几年前已经饱和。又想方设法,开通后院门栏,与毗邻小区协调,好歹增加5个车位,再也无计可施了。在这种情势下,我耳闻发生过几起争执冲突,当事的车主出口不恭,怨气冲天。
    再有一个矛盾,胡乱堆放杂物,侵占业主共有空间。院落不大,也有过不和谐的声音。有家境不好的上岁数的老人,倚老卖老,蛮横不讲理。以前的物业公司,看人下菜碟。睁只眼,闭只眼,遇到矛盾绕着走。日久天长,影响小区的和谐氛围。小区自治以后,才慢慢地恢复平静。很少听到“鸡吵鹅鬬”,很少见到无端吵闹。
    邓姐处在旋涡之中,肯定有不少的委屈。好不容易和邓姐聊上正题,没成想她哈哈一笑:“嗨,都过去啦,不叫事。”我还要追问,她摆摆手:“锅勺碰锅沿,不打不成交嘛。有的邻居,当时吵得很凶,现在都握手言和了。负面的事,你一件也不要写,别浪费笔墨。”
    邓姐说,我一辈子都是好说好笑,性格爽快。在厂里几十年,是个公认的勤快人。但天生爱管闲事,好打抱不平,也从来不怕事。咱这个小区,是申大爷和史处长出了大力,走了许多心思。
我看在眼里,心里又感激又佩服。2016年换届,原来出过大力的杨荫华大爷,腿脚不灵便。大家让我当业主委员会副主任,我没推辞。守护家园,守护胜利果实,匹夫有责。我要尽我的能力,助一臂之力。我不怕得罪人。有些人,有些事,我没放在眼里,更不往心里去。邪不压正,身正不怕影歪。
    老伴和孩子拦不住我,反而成了我的后盾。一有空闲,我就待在门卫室里,盯着外来的车辆和小贩。凡是载重车,一概拒之门外,不能毁坏新铺的路面。更不让小贩和小广告祸祸小区环境。请来的门卫和打扫户内外卫生的人员,我严格把关。凡是不尽力,不负责,偷懒耍滑,甚至喝大酒上岗,我都不留情面,立马换人。这一项,我没少挨骂。但我要对业主负责,对小区负责。
    我最放心也是最舒心的,就是我们定的财务制度。收来的业主物业费,开支的每一笔钱,都经过4个人签字。都由副主任侯波审核入账,每年向业主公布的财务收支账,都经得起审核和查验。财务无小事,只要财务干净,我就嘛也不怕。
    邓姐的手机响起,催促她给重症住院的弟弟送饭。聊天只好中断。望着邓姐急火火远去的身影,我突然想到了“李双双”。60年代初期,张瑞芳扮演的李双双,是家喻户晓的楷模。风风火火,泼辣爽快,嫉恶如仇,心地似火。我们小区的邓姐,真的有几分相似之处。"李双双”是爱社如家;邓姐秉承工人阶级的传统特质,爱厂如家。如今老了,她“爱社区如家”。

                        肆
    我采访过程中,每个人都反复提到居委会顾主任。强调是顾主任一贯的支持,才使得“业主委员会自治”这个新生事物,走到今天。吃水不忘挖井人。你必须写写街道办事处和居委会,对我们的扶持和无微不至的关怀。他们言之有理,出自一片真情。政府的两级基层组织,已经融入到千家万户。既是维护社会稳定的第一线,又是人民群众获得幸福感的前沿。
   【谊厚公寓】,属于友谊路街浏阳里社区居委会管辖。这个居委会有7个小区,住户2784户,居民7000多人(其中残疾人250多人),低保户88户。居委会顾世平主任,1957年生人,在国营企业里担任过各种中层职务,是一名老党员。2006年从国营企业转制到社区,成为天津市第四代居委会主任的一员。他在这里整整工作13年,直到2017年年满60岁。又被街道办事处安排到,河西区司法局管辖的友谊路街司法所。凭借他丰富的工作经验,继续作居民调解工作。顾主任曾经获得河西区“十佳居委会主任”,“五一劳动奖章”,“群众信得过的党委书记”,“优秀党务工作者”,以及市文明办的【天津好人】等等显赫的荣誉。他的事迹被【城市区街】等各种刊物刊登过。顾主任创建许多新鲜经验,是一名“不忘初心,不辱使命”的典型人物。
    见到顾主任,顿有亲切之感。他还是国营企业干部的作派,天津人风格的幽默,谈锋甚健。他虽然已经卸任,但对【谊厚公寓】,特别是小区自治,流露出偏爱之情。他说,小区业主自治,你们是区里第一个。符合国家号召,吻合“与时俱进”。我自然要下功夫,甚至给“吃小灶”。这是我的分内之事,是分内之责。

    哪个小区都有难唱的一本经,文齐武不齐,众口难调。居民工作,千头万绪,很难整齐划一,步调一致。机缘巧合,难得你们小区涌现这几位人物。你们既有申大爷这样的决策力度,有史处长这样的保障力度,又有邓姐这样的执行力度。令人称道,令人羡慕。说实在的,你们尽管名气不大,但内涵不浅。还有潜力和潜质,早晚会成为与【谊景村】各有千秋的典型。
    我钦佩地说,听说你创造出许多名言警句,总结出一些当居委会主任的执政理念?喜闻乐见,脍炙人口。

    顾主任呵呵笑道,是,我爱琢磨。13年很忙很累,又操心又挨累。不过,我还是留恋这段光景。许多心得体会,我都留着着呢。接地气,汇人气,人才会有底气。顾主任这样的基层干部,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有。他们支撑起社会的方方面面,支撑起千万人的生活底色。   
    顾主任深有体会地说,依我看,申大爷他们之所以出色,心底里离不开感情两个字。对小区有感情,对生活有感情,应该是他们的出发点和共同点。他们影响着群众。我知道你们小区还有埋名隐姓的“志愿者”。比如一号楼搞装修的陈廷山老板,在小区修修补补上,干了许多事。还有我记不准名字的热心人,印象深刻的新鲜事。这麽说吧,申大爷领头的这个班子,从业主中来,到业主中去,体现了“支部建在连上”和“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所以,别看他们年纪不小了,但有朝气,有活力,有生命力。
    顾主任最后带有感情地说,他们几位感谢政府,同样,政府也感激他们。有一年,河西区刘副区长专程到你们小区拜年,讲的那些话,我们都深受鼓舞。你给老几位带好,我也想他们,哪天我们聚聚。


                       伍
     几天的私人采访和接触,对我触动很大。
    我前年在山东乳山,写过一篇【民选之乱象】。本来是想收集【谊厚公寓】的素材,以备续写一篇接地气的报告文学。现在却变了主意,干脆写篇通讯,报告给居委会,给街道办事处,给河西区委宣传部。业主委员会自治,自己管理自己,维护小区稳定,为政府分忧,为群众解难,等等,哪一点都是闪亮处和闪光点。
   一路之隔的【谊景村】小区,是政府着力扶持的窗口和门面,投入了人力和财力。一墙之隔的【中乒公寓】,家大业大,名气也大。【谊厚公寓】不搞花架子,不搞华丽的口号,不张扬,不声张。却有着这样的平实与平和,这样办实事的业主委员会,这样的“业主自治”成果。尤其是申大爷,史处长,邓姐,还有顾主任,不能埋没他们10年来走过的一步一步与点点滴滴。也应该让小区的每家每户,知道他们的辛苦和贡献。
    申大爷是一辈子讲求“认真”的知识分子,史处长是刚正不阿的现代军人,邓姐是爱厂如家的一代工人,顾主任是一心扑在社区建设上的基层干部。他们性格各异,阅历各异,却能集合在一个小区的岗位上,发挥余热和能量。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在发扬一种奉献精神。他们更体现了一种担当精神。不计名利,不计恩怨,不计辛苦,体现了一种人格上的魅力。这样的组合,堪称“黄金搭档”。他们的含金量,不好计算;却是沉甸甸的。
   【谊厚公寓】,寓意着“情谊相处,厚德载物”。我和老伴生活在这样的小区里,岂不是一种庆幸和荣幸?


                                                   2019年3月30日 于【谊厚公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