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通知】新程序启用,请老会员登录并修改头像,新会员注册请点击“用微信账号登录”,具体方法点击此公告。2017前程序将仅供浏览,域名50.shart.cn,如果打开异常请清理缓存或换个浏览器。
查看: 2054|回复: 5

献血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8-1-5 17:2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献 血

     1970年深秋,庄稼已经收割完毕,地里只剩一些零散的活计了。每年冬天进行的“水利大会战”还没有开始,是一段相对农闲的时间。可是连里又不肯放假,所以知青们每天懒懒散散的,提不起劲头来。
    这天上午,大家正在宿舍前磨蹭,大喇叭突然响了起来,是团部的广播站在紧急呼唤我们19连。原来是我们连的一个职工家属流产了,大出血,现在在团部医院,希望我们连的人前去献血。
    指导员听罢,急忙作动员,号召大家尽快报名,人越多越好,快点赶到团部医院。
    我们一下子摸不着头脑,就听得老战友们私下里嘀咕:“这老娘儿们儿没记性,怀不上孩子抱一个也挺好,咋就非得自己生呢?”“年年怀,年年流(产),俺们成了给她供血的啦!”“不去!这次去了明年她还得怀!”
    指导员看老战友们叫不动,就转过来动员我们:“都去试试都去试试,去一趟不管献上献不上都算上班!”
    我们一听,觉得还不错,献上献不上都算上班,那干吗不去玩一趟呢?再说人家都大出血了等着救命,也总得有人去啊。于是七嘴八舌地报了名,爬上了已经轰隆作响的“大罗马”,也是满满一车人。我也正要上车,留下来的杨淑娟向我跑来,手里拿着一小块猪肝塞给我,说“快吃了它先补补身体。”我知道这是她从家里带来的,自己都舍不得吃,就推还给她。谁知她直接把猪肝塞进我嘴里,我也就不管回民不回民了,胡乱吃了那块肝。
    大罗马一路轰轰隆隆把我们颠到团部医院,早已等在那里的护士急忙给我们每个人验血。不一会,就看见一个护士喊着我的名字到处找我。我心想,坏了,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了?跑过去一问,什么事也没有,是她觉得我的血质比别人都好,想看看我是什么样的人。嘿,我心里乐了,可能就是那块肝的作用吧。
    化验结果出来了,全连去的人当中有三个人血型合适,其中歪打正着就有我。这在情理之中却又在我们意料之外,大家都不相信我这样一个瘦弱的人能是个合格的献血者,也不放心17岁的我是否能顶得住。我内心也有些惶惶然,不过还是镇定了自己和他们悲壮地一一握手道了别。
    护士把我们领进病房。一股股难闻的气味几乎把我顶个跟头。空气极不流通,汗酸味、旱烟味、血腥味还有不清洗下体的臭味混合在一起,让我不敢喘气。真是一辈子也没有闻到过这样难闻的味儿。
    我躺在一张不太清洁的床上,护士拿来一个玻璃量杯放在床边的地上,然后把针头扎进我的胳膊。我的血液顺着和针管连接的胶皮管子流进量杯。细细的“哗——”声提醒我这里流淌的是我的鲜血。
    不知怎么回事,血不流了。护士说“咦,怎么回事?攥攥拳头……”我使劲攥攥拳头,血又“哗——”地流了出来。没一会,血又不流了,这样折腾了几次后,无论我怎么攥拳,血也流不出来了。护士看看量杯,120CC。她无奈地叹口气说:“就这样吧。我把血先送过去。”
    一会护士回来告诉我,其他几人每人都抽了200CC血,只有我是120CC,那老娘儿们儿的丈夫很不满意,表示不能付我20块钱,只能根据我的献血量给我12块钱。
    这会儿除了病房的臭味让我恶心以外,我的心情倒是很平静。我想无论如何我已经尽力了,我的那一点血多少也帮助了一个人,况且我也几次使劲攥了拳头,流不出来我也没有办法了。(为什么流不出来了我一直不明白,是血压低的缘故吗?)
    回到连队,睡了一觉,感觉头有点晕晕的。同宿舍的同学们商量,得给我补补。不知是谁想起我们连的小卖部有奶粉卖,于是就颠颠的去了。没想到那奶粉得有证明才能买。我的好同学啊,第二天又特地跑到团部医院开来了证明,终于买到了一瓶奶粉。在每天吃大馇子饭和没有油星的薄“菜汤”的日子里,那瓶奶粉成了人间美味。我从来没有喝过这样香浓的牛奶。美啊……
     我这个小身子骨可不是一瓶奶粉就能补过来的,我们又商量着再吃点什么。正在这个时候,附近农业社的老乡来这里卖鸭子,那鸭子肥肥的,扑扑棱棱的鲜活,于是有经验的淑娟和老乡反复砍价,用两块钱拎回了那只鸭子。
     接下来的问题比较大,我们都不会宰鸭子。别说宰了,我碰都不敢碰它。这可麻烦了。我们都比划着曾经看到别人怎样杀鸡,可是如何落实在这只鸭子上,大家还是不知怎样下手。
     杨淑娟是哈尔滨知青,比我们大几岁,平常她的主意就很大,她想了想说:“咱们先把它的头剁下来再说吧”,跑到食堂借了把菜刀,蹲在宿舍门口的地上,按住鸭子在鸭脖上比划。比划了两下,她偏过头,闭上眼,狠命地把刀剁向鸭脖子。一刀没剁下来,又补了一下。鸭头被剁下来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很恐怖了。
     那没了脑袋的鸭子没有死,它血呼呼的脖子伸长好几寸,扑着翅膀在地上转,“扑棱扑棱”,没完没了。我们所有的人都吓傻了。眼睁睁地看着这没头的怪物在地上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把血全部甩干了才无力地躺倒。
     呆看了半天,余悸未消的我们才回过神儿来,七手八脚地烧水褪鸭毛。然后把洗净的鸭子剁巴剁巴丢到锅里,倒点酱油,也没放葱姜就炖了起来。不一会,炖鸭子的香味便从宿舍里弥散开去,引得别的屋的知青们过来探头探脑地说:“哟,炖鸭子呢,真香哎……”
    确实香!我从下乡以来就没有正式吃过一口肉。连里逢年过节才杀一口猪,那时侯全连只有我一个回族,根本就没有任何照顾。逢到有肉的时候,炊事员就会说:“哟,没有你吃的,拿块豆腐吃吧。”说着从泡着生猪肉的酱油缸里舀一点酱油浇在我的豆腐上,再塞给我一棵葱,这就是我的“改善生活”了。因为临下乡时有爸爸的嘱咐,我也曾试图吃些猪肉,但是吃的时候觉得很香,吃完后会翻肠倒胃好几天,后来就不敢尝试了。这种局面直到连里来了个副指导员——他也是回族——才有所扭转,过年时也宰只牛或羊了。
    这鸭子吃着真解馋啊!其实大家都馋,但是虽然我一再相让,谁也不好意思多吃。可即使是不好意思,一只鸭子一人一块也就分得差不多了。最后,连鸭油都被我们撇了出来炸了馒头吃了。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公开的吃“小灶”,若不是打着我献血的旗号,连队是不让这样“腐败”的

点评

好文章要加粗才可以看得清啊!  发表于 2018-1-5 21:3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8-1-5 22: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金山 于 2018-1-5 22:41 编辑

       又看到时乐那熟悉的文笔,诚如【场院保卫战】,都是那个年月真实生活的再现。事是真的,场面是实的,心情更是真切的。那时的17岁,还不懂得拔高,懵懵懂懂中办了件救死扶伤的义举。老职工还没舍得给20元,却也是真实的。月工资才30多元,三位献血者给了52元,老职工也是无奈。往返开证明,才喝上一瓶奶粉。2元钱宰了只鸭子,惊吓之中,才吃了几口肉。这些情节和细节,描绘了那时的连队生活,物资匮乏,生活艰苦。好在是在兵团,过的是集体生活,还有战友照应。
   时乐的文字简洁明快,连贯流畅,有声有色,生动活波,有感染力。功底不浅,功力娴熟,功夫透彻。

点评

谢谢金山大哥!就爱看您的点评!  发表于 2018-1-15 15: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发表于 2018-1-6 11: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晓琴 于 2018-1-7 21:55 编辑

      拜读精彩回忆篇!时乐老师精湛文笔、活波潇洒文字把当年经历过的一幕幕讲述得有血有肉、真实生动。身为少数民族小知青,在物资极为匮乏岁月,偏偏遇上救死扶伤事件,危急时刻瘦弱小姑娘却表现得如此慷慨淡定,纯真忘我的情怀令人动容!多亏好姐妹热情相助。文如其人,时乐老师给我们的印象永远是幽默乐观,充满活力的榜样!
    谢谢时乐老师!祝您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身体棒棒哒!

点评

谢谢晓琴老师!那时候太年轻,多大的事都当玩儿。 再谢您的点评。  发表于 2018-1-15 15: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