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 ❤❤❤
查看: 331|回复: 0

从残酷的剿匪战争 到浪漫的革命传奇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9-6-1 08: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从残酷的剿匪战争
到浪漫的革命传奇
北京晚报     2019年05月31日      作者:孙海军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这豪气干云的京剧选段,几乎是几代国人关于红色革命经典的共同记忆。“智取威虎山”的故事以及杨子荣的英雄形象,借助于戏剧尤其是革命样板戏和现代影视传媒而家喻户晓。这些话剧、影视所述故事的源泉——革命历史传奇《林海雪原》,确实源于一场残酷的剿匪战争。其中真实的人名以及作家个人的亲身经历,都曾让读者相信,这是一部“革命回忆录”。但作品中英雄人物的剿匪经过,却蒙着一层神秘的浪漫主义传奇色彩,这又使作品中的故事显得亦真亦幻,引发了人们诸多的好奇与猜测。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随着《林海雪原》这部红色经典改编而成的不同版本影视剧的热播,这些好奇与猜测再次引发了人们的探求欲,其答案也因历史语境的变迁、文学“侦探”们的抽丝剥茧而逐渐“明朗”。
    革命英雄传奇的诞生
    《林海雪原》的作者曲波,1946年冬奉命率部深入牡丹江一带的深山密林剿匪。盘踞在威虎山以座山雕(实名张乐山)为首的匪帮是他们面对的一大顽敌。威虎山地势险要,加上土匪多年构筑的复杂工事,易守难攻。为此,经过缜密的计划,侦察排长杨子荣化装成土匪打入敌人内部,取得座山雕信任后,里应外合一举歼灭了这股土匪,活捉了座山雕。
    不幸的是,1947年2月间杨子荣在追歼顽匪时中弹牺牲;曲波的警卫员高波也在剿匪战斗中牺牲。曲波本人,在1948年11月的辽沈战役中负重伤住院。
    曲波后来说:“当我在医院养伤的时候,当我和同志们谈话的时候,我曾经无数遍地讲过他们(指他的战友杨子荣、高波等)的故事,也曾经无数遍地讲林海雪原的战斗故事,尤其是杨子荣同志的英雄事迹,使听的同志无不感动惊叹,而且好像从中获得了力量。……应当让杨子荣同志的事迹永垂不朽,传给劳动人民,传给子孙万代。于是我便产生了把林海雪原的斗争写成一本书,以敬献给所有参加林海雪原斗争的英雄部队的想法。”
    1955年2月到1956年8月间,曲波完成了《林海雪原荡匪记》并亲自送到了作家出版社。当时作家出版社的编辑龙世辉发现这部书稿后,被其中的英雄故事所吸引。他联系了曲波并当面提出一些修改意见,曲波根据他的意见做了修改,其中包括扩写了少剑波和白茹的爱情故事。龙世辉又在曲波的要求下帮他润色、加工,甚至改写一些章节,并改书名为《林海雪原》。
    曲波是少剑波
    “小白鸽”就是他的妻子?
    1957年10月,《林海雪原》的出版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作品中具体描写剿匪小分队奇袭奶头山、智取威虎山、周旋绥芬甸、灭匪四方台等充满传奇色彩的战斗故事,深深地吸引了广大读者。作者在正文前写道:“以最深的敬意,献给我英雄的战友杨子荣、高波等同志!”随后,作者在《关于〈林海雪原〉》一文中介绍了大致的创作经历,该文明确表示:他的创作动机是为了纪念战友。龙世辉在1958年第1期的《人民文学》上发表《〈林海雪原〉的人物刻画及其他》,文中说曲波“写这部作品的惟一的动机就是为了怀念自己的战友”。
    曲波剿匪的亲身经历,其创作的过程和动机,加上编辑的旁证,使读者相信这是一部“革命回忆录”。1959年6月26日《黑龙江日报》的“革命回忆录”栏目,刊登一篇由孙大德口述、啸海记录的文章《忆侦察英雄杨子荣》,文前的“编者按”指出,孙大德即《林海雪原》中的孙达德,此文是他对小说中侦察英雄杨子荣的回忆。
    《林海雪原》中的英雄大都被读者与现实中人一一“对号入座”,杨子荣参军前的出身经历也被发掘出来。作品中203首长少剑波的原型,还引起一段争议风波。1958年,曲波曾明确说:“不少读者以为少剑波就是我自己。其实虽然少剑波有些事情是按我的经历去写的,但我绝不等于少剑波。” 1986年11月16日,《黑龙江日报》刊登一篇访问记《203首长话当年》,曲波当年的战友连城接受采访时说自己是“203首长”的原型。这引起了曲波的强烈反对,他在《文艺报》上声明《〈林海雪原〉不是为某人立的传》。
    曲波的妻子刘波曾说:“少剑波的故事有80%是我丈夫的真事。我不是白茹,但我丈夫说过,‘小白鸽是参照我老伴塑造的。她活泼伶俐、聪明能干,14岁参加抗战,15岁就成了护士长,我就是以她的性格特征创作了白茹。’”
    尽管如此,人们还是愿意把作品中的人物与现实中的人等同,认为曲波是203首长,“小白鸽”就是他的妻子。据刘波回忆,有一次,曲波在北京某医院恰遇贺龙元帅,贺帅得知他是《林海雪原》的作者时,非常高兴,谈话间还问道:“你妻子白茹呢,她怎么没有陪你来?”曲波告诉贺帅,他妻子不叫白茹而是叫刘波,贺帅一愣,然后笑着说:“不行,改过来,叫白茹,就叫白茹。”
    剿匪小分队中是否真有白茹这个人物呢?2000年1月29日,文军、林生在天津《老年时报》上发表《在“林海雪原”深处——记曲波与刘波的爱情生活》一文,文中提到曲波这样的说法:面对恶劣环境中的凶恶之敌,根本不允许小分队带女兵作战,而写白茹的目的,既是用“小白鸽”象征对和平的向往,也是为了冲淡战争的残酷,避免小说叙事的单调。结合小说出版前修改时编辑的建议,我们基本可以印证白茹这个人物的塑造,可能更多有编辑的考虑。
    可见,从剿匪战争的史实到浪漫的革命英雄传奇,《林海雪原》的成书及其发表后引发的系列故事,都非常精彩。
    《林海雪原》为什么会被视为“革命回忆录”?
    在上世纪五十到七十年代的历史语境中,《林海雪原》中的理想主义、善恶截然有别的人物形象以及学习古典小说的叙事方式,正符合主流意识和“民族性”“民间性”的要求。尽管《林海雪原》的传奇色彩使文学与历史、想象与现实的界限变得模糊而不确定,但人们还是相信作品是“真人真事”的回忆。或者更确切地说,无论是作家、作品,还是相关的评论,都给读者留下了充分的真人真事的印象。至于其“传奇”方面,仅是作品塑造人物、展现情节的需要,而且是“适度”的。当时权威的评论家侯金镜在《一部引人入胜的长篇小说——读〈林海雪原〉》中说:“把几个主要人物放在重大的冲突和惊险的情节中去表现,并且适度地夸大了他们的行动,在这些人身上,就必然显出了传奇色彩。”
    中国传统小说出于稗官野史,国人读小说,也多视之为史,几乎形成了“文史合一”的思维定势。“红学”的索隐派,就是专门从“史”的视角去探寻《红楼梦》中诸人物的。因此,《林海雪原》被视为 “革命回忆录”,也并非偶然。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历史语境的变迁,加之文学研究更追求还原“事实”,作品中的“幻”便被逐渐发掘出来。实质上,《林海雪原》毕竟是文学作品,对其中“革命回忆”与“传奇色彩”之关系的理解,基本属于文学理论中“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常识。无论“真”与“幻”各有多少,都不会影响《林海雪原》的经典性,更不会影响后人对伟大革命战争的崇高敬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