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 ❤❤❤
查看: 102|回复: 0

聊画价看变化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9-3-14 10: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聊画价看变化
北京晚报     2019年03月13日       作者:吕立新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还是一名大学生。第一次在北京友谊商店看到黄胄大师的一幅四平方尺(69cmx69cm)大小的《群驴图》,栩栩如生甚是可爱,清楚记得价签上写着50元。今天,如果我们再想购买一幅黄胄大师的四平方尺小毛驴画作,价格已经需要几十万元人民币了,而黄胄大师的大幅人物画早已超过亿元。
    艺术品的价值完全是由一个国家经济实力决定的。哪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强,这个国家自己的艺术品也就值钱。
    作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亲历者、参与者与推动者,我也亲身见证了中国画大师作品价格的突飞猛进。
    最早与中国画大师作品接触应该是在1982年的夏天,当时我18岁。那一年,我考上了河北大学中文系。九月初新生入学,便从家乡唐山坐火车前往学校所在地保定,开始四年的大学生活。中途经过北京,下车,在大姨家小住了两天。
    坐落在东长安街上的友谊商店是那时我最爱逛的地方,按现在的说法就是高大上。里面不仅商品丰富而且有许多是市面上见不到的进口货,再加上宽敞明亮的购物环境,以及人来人往不同肤色的外国宾客,对于像我这样一个生长在小城市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来说,这里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新鲜和满足。
    当时的友谊商店,还不是对所有中国人开放的,只允许持有护照的人士出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拥有一本护照还是一件稀罕事,持有者基本上是从事外事工作的人员。
    从表姐那儿借了她的护照,惴惴不安地来到友谊商店。门口的保安也没仔细查验,见我手上拿着护照就让我进去了。进入商场,看看这儿看看那儿,最后来到了最高的四层。这一层销售的都是中国传统工艺品,有陶瓷、仿真青铜器、剪纸、蜡染、纸墨笔砚等等。当我走到一个角落时,看到墙上悬挂着许多装裱好的字画,便认真看了起来。当时有几幅画现在还能记得起来,印象中有一幅吴作人先生画的骆驼,还有一张大幅的黄永玉先生用彩墨画的荷花,记忆最深的当属黄胄大师的一幅四平方尺(69cm×69cm)大小的《群驴图》。因为很早就听说过黄胄先生画驴画得好,所以,当时就看得格外认真。画面上完全用水墨画了五头小毛驴,栩栩如生甚是可爱,但至于这幅画真正好在哪里那时还说不出一二,因为当时我对中国画的理解还仅仅局限在喜欢这个层面。看完画自然会关注价格,卡在画上的价签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人民币50元。1982年的50元是个什么概念呢?记得刚上大学时,学校每月发给我16元的助学金,再加上家里每个月汇给我的20元钱,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是36元。36元在当时属于比较富裕的,每月还能省出几块钱买买衣服买买书。50元在1982年就是一个大学生一个半月的生活费。按照当时黄胄先生作品的价格,一般的工薪家庭一个月的工资是完全可以买一张黄胄大师的好画的。当然,那时家家日子过得紧巴,一个月下来很少能剩下富裕钱。
    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在电视台工作,干了六年影视编导。1992年获得了去日本留学的机会,便第一次走出国门。那时能有机会出国留学的还是极少数的人。
    初到东京,世界一流大都市的繁华及有序让我大开眼界,许多事物是之前在国内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那个年代,在国内就连现在生活中常见的抽纸、地铁自动刷卡、街头自动贩卖机还都没有出现。
    我所在的学校位于东京市中心的银座大街附近,下课后,我偶尔会到银座一带的画廊去转转。记得有一次,在一家画廊里,我看到了一幅日本现代“三山”之一的大画家平山郁夫(另两位是加山又造、东山魁夷)的一幅画。画面上画的是沙漠月夜,尺幅不大,但很唯美。平山郁夫先生是日本的顶级艺术大师,他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热心保护敦煌文物,他的许多画作都是取材于丝绸之路的。时至今日,我还记得当时看到这幅画价格时的感受,可以说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接连数了好几遍数字后面的0。这幅画的价格是一亿日元,按当时的汇率相当于一千两百多万元人民币。简直是天文数字。今天回想起来,这个价格令我惊讶是完全正常的,因为当时国内画家作品的价格还是相当低的。大鉴定家米景扬先生曾给我看过一张1990年荣宝斋收购李可染先生画作时开的发票,四尺三裁(69cm×46cm)的山水画,价格是1.2万元。作为同一级别的艺术大师,平山郁夫先生非常崇拜的中国画大师李可染,这一时期的作品价格竟如此之低,两个人整整相差了一千倍。
    平山郁夫和李可染分别代表了中日两国现代绘画艺术的最高水准,可为什么我们的艺术大师与日本的艺术大师作品的价格却相差如此悬殊呢?
    艺术没有国界,只有资本在说话。艺术品的价值完全是由一个国家经济实力决定的。哪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强,这个国家自己的艺术品也就值钱,世界上的顶级艺术品也就会往这个国家跑。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李可染作品与平山郁夫作品的价格差距,完全是那一时期中日两国经济实力差距的体现。
    中国艺术品市场以1992年在北京举办的第一场艺术品拍卖会为标志正式开启,经过了不到三十年的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艺术品交易的一个中心,每年的交易额度已经达到了几千亿级人民币。作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亲历者、参与者与推动者,我也亲身见证了中国画大师作品价格的突飞猛进。今天,如果我们再想购买一幅黄胄大师的四平方尺小毛驴画作,价格已经需要几十万元人民币了,而黄胄大师的大幅人物画早已超过亿元。李可染先生作品的价格超过千万元的比比皆是,并且多件作品过亿元。他早年间以80元卖给荣宝斋的那幅著名的《万山红遍》,拍卖成交价已经达到了1.84亿元。
    中国艺术品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随着国家的发展应运而生,随着民族的兴盛不断壮大。艺术无国界,只要我们国家的综合实力不断上升,我们的艺术品还会更加值钱,我们的文化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强。
    (作者为文化学者、艺术品鉴赏投资专家、“百家讲坛”主讲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