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 ❤❤❤
查看: 100|回复: 0

草原上总有彩云飘过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9-9-7 15: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草原上总有彩云飘过
北京晚报     2019年09月07日     作者:  李培禹


    天空晴朗,万里无云——书本上经常能见到这样来形容天气的句子。然而,当你来到内蒙古的乌兰察布草原,举头眺望蓝天时,就会发现无论多么晴朗的天气,天空中总有彩云飘过。
    七月酷暑,东城区文联把赴内蒙古自治区化德县进行文化帮扶的任务,交给了作家协会、摄影家协会、美术家协会和书法家协会。每个协会选派五位代表组成文艺家团队,我所在的作家协会和摄影家协会分在同一个组,参加活动时形影不离。我发现摄影家镜头里的世界是多彩的,草原上的云就能证明——刚刚白云朵朵,不一会儿就乌云密布,阳光照射后,竟又成为镶了金边的彩云。在鸿雁淖儿时,我们赶上一场大雨,夹杂着冰雹的雨急急地来匆匆地去,一道绚丽的彩虹出现在草原的湖泊上,人群中有人吟诵起毛主席的词句:“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
    化德县虽属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却与锡林郭勒盟比邻,这块三角形的丘陵地既缺少华北平原的富庶,又没有草原蕴藏的丰富资源,可谓“两头够不着”,至今仍是全国贫困县,还是国家划定的燕山——太行山连片扶贫开发区。化德县文联主席李和推荐的几个采风地点很快就被其他艺术家抢走了,只剩下一个“脱贫车间”交给我和摄影家陆建成来完成。陆老师有点为难:“这个题材咱们有的拍吗?怎么拍啊?”我却有点兴奋,赶紧给他做工作:“提起生产车间,你可能会觉得枯燥、单调,但如果这个车间是建在草原上的呢?有谁见过草原上的‘脱贫车间’啊!”听我这么一说,陆老师来了兴趣,穿上满是兜儿的摄影坎肩,背起“长枪短炮”,和我踏上了寻访之路。
    我从化德县有关部门提供的材料里早已得知,这个“脱贫车间”真不是随口说的,而是写进县政府脱贫攻坚工作报告的一项重要内容——规划脱贫方法时,化德县结合自身实际,把两个工业项目保留下来,一个是“吨袋”,一个是服装。“吨袋”就是能装水泥等重物的编织袋,像个大箩筐,四四方方的双边带把手,全部由塑料编织而成。做这个产品,劳动强度大利润率却低,可化德人吃苦耐劳,加之县委、县政府大力引进资金和先进设备,把没人看得上的“吨袋”制造产业化了,形成了规模效益。
    另一个“脱贫车间”是服装。服装与草原八竿子打不着,这里面有关联吗?当然有。我们来到蒙驼王服饰有限公司,微笑着走向前来和我们握手的是内蒙古自治区人大代表、优秀女民营企业家、蒙驼王服饰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张粉云。这个名字,让我联想到草原上的彩云。“彩云”是那种端庄贤淑,很有亲和力的女性,谁曾想到,当初她在创业时的遭遇,远没有草原上的彩云那般美好。
    “彩云”出生在化德县长顺镇一个叫德义的小山村,祖祖辈辈做农民的父母靠着几亩贫瘠的土地养育了五个孩子,可知她从小就吃尽了贫困的苦头。高中毕业后回村劳动,由于积极肯干,“彩云”小小年纪就当上了村妇联主任,她率先走出山村,到县里一家针织厂学徒,一个月后带着一批手工活计回到村里,联络四个小姐妹一起干。工作完成,五姐妹顺利拿到工钱,消息迅速在村里传开,村民称她们“五朵金花”;很快,“五朵金花”扩大成“八朵金花”,开始接成衣制作的订单;再后来,加入的“金花”越来越多,领头的“彩云”干脆建起工厂,注册了公司。
    陆老师还想了解得更详细些,他问“彩云”:“为什么县里称你们是‘脱贫车间’呢?”
    这一问,还真引出了一个令人动容的故事。
    “彩云”取出公司职工的花名册,一边翻一边说:“我的企业招工,一直把握一条原则,那就是尽量招贫困的;进一个人,先要解决他的温饱,进而为这个家庭带来点希望。服装不是高精尖产品,不用看学历,只要肯干就行。我小时候就是苦怕了、饿怕了,现在有了能力不能忘本,能帮一个是一个吧。”
    公司的近百位职工中,有三十七位最贫困的,都是“彩云”一位一位找到招进工厂的。我问她:“你怎么知道这些人是最贫困的?”她让人拿来一册厚厚的复印本子,这是化德县扶贫办编制的《全县贫困户信息》。翻开本子,我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名册上画满了线线框框,有些联系人的电话号码旁标注着“两次”、“三次”、“不通”、“核实”等字样。“彩云”说联系上本人之后,她还要去家里看一看;每次去,就恨不得多招一两个人,“有个叫王凤莲的职工,她的丈夫因病去世,家里欠有债务,她还要抚养两个女儿。我去她家那间只有几平方米的平房时,让她到工厂干活,起初人家还不来——可不,非亲非故的谁能信你?我告诉她我也受过苦,你放心来,我打个包票,一直管到你女儿考上大学。”
    我们在车间里见到了王凤莲,她停下手里的活儿告诉我:“女儿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了。”我问:“哪所大学?”“内蒙古医科大学,要读五年,我还得多受累。”旁边一位大姐羡慕地说:“得了,看把你美得,女儿毕业后可是要当医生的啊!”王凤莲笑而不语,满脸幸福。
    到了公司仓库间,陪同我们的“彩云”和一位她称作“张师傅”的老职工用手语交谈起来。据“彩云”介绍,这是一位聋哑的孤寡老人,因为没人照顾,就请他来看管仓库。工资虽然不高,每月三四千元也够用了。“彩云”还因此学会了手语,常和张师傅聊天。
    这就是“彩云”的扶贫情结。
    就要告别这个草原上的“脱贫车间”了,我们到公司门口合影留念,草原上特有的清新气息扑面而来。陆老师喊着:“我把天上的云彩也带上了啊。”
    此时,蓝蓝的天上彩云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